Road painter, graffiti artist

乍看之下,標題這兩個詞一為「畫家」(painter),一為「藝術家」(artist),儼然本文是要探討與藝術相關的話題。非也! 除了 graffiti (塗鴉) 可能還跟藝術創作沾得上一點邊之外,road painting 可謂與繪畫毫不相干,因為 road painter 中的 painter 並非「畫家」而是「油漆工」,而整個詞真正的意思是「路面標示油漆工人」。這些人向來是不太會吸引太多「關愛的眼神」,但最近英國的道路標誌 (road markings) 油漆工人以及塗鴉人士卻成為眾多媒體報導的對象,主因是他們都犯了不該犯的拼字或拼寫方面的錯誤。

首先來看 road painters,按理說,在英國這個最老牌的英語系民主國家,即使是道路工人,也有一定的教育程度,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們竟然將連小學生都會拼的 “Bus Stop” (巴士站,公車站) 寫成斗大的 “Sus Stop”。大多數人或許會認為這應該是疏忽或粗心所致,但英國的道路工人也太會疏忽、太粗心了,他們竟然又把 “keep clear ” 噴塗成 “keep claer”,讓人一點都不 clear (清楚,明白)。誠如《太陽報》(The Sun) 所言,這太荒謬了,錯得太離譜了! Keep clear 這片語衍生自 keep clear of (亦寫成 stay/steer clear of),後者意為「避開」,如 No one mentioned the divorce, so Benjamin decided to keep clear of that subject. (沒有人提離婚的事,所以班傑明決定避開這話題)。Keep clear 用在道路標示上意為「勿靠近」、「勿進入」,前面加上 Please 就是「請勿靠近」、「請勿進入」。

至於塗鴉人士之所以引起媒體的關注,原因是英國出現一名自稱「文法俠」(Grammar Man) 的衛道之士,專門改正拼字和標點符號錯誤的塗鴉。他曾經在一處塗鴉的旁邊用麥克筆 (marker pen or marker) 素描了文法俠的造型 - 這個「超級英雄」(superhero) 穿著披肩,披肩隨風飄揚,臉上戴著面具,胸前有個驚嘆號標誌,他的左手邊則寫了 Grammar Man Strikes Again! (文法俠再度出擊!)。

在這一塗鴉上,文法俠改正了一些拼錯的字之後,在旁邊留了這樣一段話 ‘Terrible spelling and very poor use of grammar. This is murde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極糟的拼字與極差的文法。這是對英語的謀殺/糟蹋)。然而,有趣或者說可笑的是,English Language 中的 L 應該用小寫才對,不是大寫,即 English language。此外,文法俠似乎比較關心有沒有漏掉標點符號,對於罵人的話 (swearwords) 則視若無睹,任由它們繼續存在。譬如說,在一處寫著 “I Don’t Like You Go F*****G DIE! ” 的塗鴉上,他僅在 You 和 Go 之間用麥克筆加註了 punctuation 一字,提示該處要用標點符號。

將本文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