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egreen vs. eggcorn

Mondegreen 是指對歌詞、詩詞、諺語或口號的「耳誤詞」,也就是「誤聽詞」。中文還有一個名詞專門用來指聽錯的歌詞,那就是「空耳」。Mondegreen 這個字是蘇格蘭作家 Sylvia Wright 1954 年在為《哈潑雜誌》(Harper’s Magazine) 所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創造的。她在文章中提到她小時候誤聽了一首蘇格蘭民謠。原來的歌詞為 “They hae slain the Earl o’ Moray and laid him on the green”,但她聽錯為 “They hae slain the Earl o’ Moray and Lady Mondegreen”。

Eggcorn 同樣是「誤聽詞」,但大多是有意義或至少有一些意義的「誤聽詞」。這個字是英國愛丁堡大學語言學教授溥哲夫 (Geoffrey K. Pullum) 在 2003 年所創。當年有個叫做 Language Log 的語言學部落格,刊出一篇文章,探討有人將 acorn (橡子) 聽錯為 egg corn 的現象。溥哲夫認為這種現象太普遍,但又沒有一個適當的用語來稱之,於是建議用 eggcorn 來指這種誤聽詞,複數為 eggcorns。

Mondegreen 和 eggcorn 的區別在於,前者專門指歌詞或詩詞的誤聽,通常是個人一時的聽錯,頂多只是小圈圈幾個人聊天的話題,不會對外傳播,但後者則是把比較不熟悉的字詞誤聽為比較熟悉的字詞,而誤聽詞的意思雖與原詞不同,但在同一上下文中有時看似合理,因此一傳十、十傳百,廣泛地被流傳。Eggcorns 俯拾即是,例如 (原詞 → 誤聽詞):

  • Alzheimer’s disease (阿茲海默症) → old-timers’ disease (老人的疾病)
  • Social leper (社會棄兒) → social leopard (愛交際的花豹)
  • For all intents and purposes (實際上) → for all intensive purposes (實際上)
  • Damp squib (潮濕的爆竹,點不響的爆竹 - 喻為令人掃興的事) → damp squid (潮濕的魷魚 - 魷魚生活在水裡,全身本來就是濕的)
  • Card sharp (老千) → card shark (老千) - 現在 card shark 的使用頻率反而比 card sharp 高出許多,喧賓奪主。
  • Dog eat dog (狗咬狗;人吃人;自相殘殺) → doggy dog (狗狗) - A doggy-dog world (狗狗世界) 其實比 a dog-eat-dog world (弱肉強食的世界) 好多了。
將本文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