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cktie party

Necktie party 意為「絞死;私刑處死」,它可以指執法機關合法實施的絞刑,但通常指非法律所允許的人員或黑幫份子所進行的私刑正義。顯然地,它真正的意思與字面意思南轅北轍。

這個慣用語源於美國西部,最初是使用 necktie social 這一名詞。有趣的是,necktie party 在 1800 年代也指一種社交活動,活動中會舉辦慈善領帶拍賣會。Necktie party 此一慣用語從 1870 年代開始使用至今。
閱讀全文

You can’t fight city hall

You can’t fight city hall 是個美國慣用語,意為「民不與官鬥」,說得白話一點就是一般平民百姓若要對抗官僚或與官僚交手,似乎必敗無疑、至少是獲勝無望。City hall 原意為「市政廳;市政府」,但在這個慣用語中代表的是官僚機構或任何層級的政府機關。

這個慣用語在 20 世紀期間廣為流行,但它早在 1800 年代後半期就已經開始使用,可能與當時的紐約政壇有關。坦慕尼協會 (Tammany Hall) 創立於 1789年 5 月,最初是美國一個全國性的愛國慈善團體,專門用於維護民主機構,到了 1800 年代後半期則成為紐約最強有力的政治組織,掌控紐約民主黨,實際上就是控制了市政府。當時坦慕尼協會勢力龐大,若有人想對抗市政府,那是不可能的。
閱讀全文

Will 還是 ‘ll 呢?

我們經常將 ‘ll 用作 will 和 shall 的縮略式。在說話時,will 和 shall 經常被縮略為 ‘ll,尤其是在 I, we, you, they, he, she, it 等主格代名詞之後。例如:

  • I’ll see John tomorrow./I’ll be seeing John tomorrow. (我明天要見約翰)
  • It’ll be hard to find another secretary. (再找一位秘書有困難)

然而,在一些上下文中,’ll 往往是唯一的選擇。在這樣的情況中,’ll 最好不要被當作 will 或 shall 的縮略式,而要當作一種獨立的形式。
閱讀全文

In a vacuum

In a vacuum 意為「在真空中;與世隔絕;脫離現實」,是個負面詞。1600 年代中期在科學界有能力創造「真空」 (vacuum) 之後,這個詞便開始大量出現在科學文獻中。在此之前,真空的概念純屬哲學上的想像。

從上面的釋義可知,in a vacuum 的字面和比喻意思兼而有之,其中比喻意思「與世隔絕;脫離現實」是在字面意思「在真空中」使用了數百年之後才出現,而成為慣用語。Vacuum 是個拉丁字,原意為「空白;空虛」。 閱讀全文

He who hesitates is lost

He who hesitates is lost 是個諺語,意為「優柔寡斷者必錯失良機;猶豫者必錯失良機」。這個諺語並沒有你所想像那麼古老。根據專家的溯源,它來自 18 世紀的一齣戲劇。

英國散文家、詩人暨劇作家約瑟夫‧艾迪生 (Joseph Addison) 1713 年發表的戲劇《Cato》中有一人物這樣說:”The woman that deliberates is lost ” (慎重考慮的女人必錯失良機)。隨著時間的演進,其他作家也不時引用這句話,但措辭變成了現在的寫法。與大多數諺語一樣,只有前半部 (He who hesitates) 經常被引用,因為說者或寫者預期聽者或讀者會自動補上後半部 (is lost)。 閱讀全文

Ice cream, iced coffee, ice milk, ice tea, ice water

許多人被這些食品和飲料的英文名稱的第一個字 (ice) 到底要不要加 “d” 或到底有沒有 “d” 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事實上,這些以及其他與 ice[d] 所構成的名詞正在發生一些頗為有趣的變化。如果主重音是在第一個字,那麼我們知道它們是複合名詞;如果主重音是在第二個字,那麼第一個字就是修飾第二個字的形容詞或名詞修飾語 (注意:不少人都認為「名詞 + 名詞」,重音一定是在第一個名詞 - 看看這裡的敘述就知道這是錯誤的觀念)。

老一輩的美國人可能想起早期 ice cream 被拼成 iced cream 的時代,經由分詞形容詞 iced 可以充分瞭解冰淇淋的製程及主要成分。但年輕一代的美國人只知道這種食品,可能從未見過手動冰淇淋製造機、甚至沒見過乳牛,所以他們認為有 “d” (有時兩個字之間還加上連字號) 的拼法很奇怪。發音反映了這項「代溝」。當然,現在所有美國人都不再發 “d” 的音。但一些較年輕的美國人卻把主重音放在第一個字,發成 ICE cream,而 ICE cream cone 也一樣。然而,老一輩的美國人可能仍發成 ice CREAM 及 ice CREAM cone。(註:這裡的大寫字是重音所在的字,以下亦同。) 閱讀全文

Meretricious vs. meritorious

這兩個形容詞雖源自同一拉丁文動詞 merere (意為「獲得」或「應得」),但它們的意思並不相同。然而,由於它們的拼字頗為相似,稍一不慎就會被搞混,因此有必要加以明辨。

Meretricious 意為「俗麗的,華而不實的;金玉其外的;不誠懇的」,如 His arguments seemed attractive at first, but they proved to be meretricious through and through. (他的論據起初似乎滿吸引人的,但最後證明全然華而不實);A lot of journalism in Taiwan is meretricious and superficial. (台灣許多新聞報導都是虛誇膚淺的)。 閱讀全文

Putty in one’s hands

Putty in one’s hands 意為「任由某人擺佈;易受某人擺佈或影響」。這個慣用語可用作隱喻 (metaphor) 而寫成或說成 be putty in one’s hands,如 My brother is putty in my hands. (我弟弟易受我的影響),或者用作明喻 (simile) 而寫成或說成 be/seem like putty in one’s hands,如 She seems like putty in his hands. (她似乎任由他擺佈)。

Putty in one’s hands 的隱喻用法首次出現在 1924 年,但它的使用量在 20 世紀末大幅增加。這個慣用語中的 putty 意為「油灰」,是白堊粉和亞麻籽油的混合物,最常用來密封窗玻璃。 閱讀全文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意為「不管怎樣;無論有什麼困難」(no matter what happens; no matter what difficulties may occur)。這個慣用語於 1870 年代首次出現在印刷品中;然而,在那時之前它似乎就已被廣泛地使用。另有一說是,這個口語最早是出現在 1915 年。不過,此一慣用語似乎源自美國。

例句:

  • I am determined to finish the job this week,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我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在本週把工作完成)
  • I’ll be there tomorrow,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不論有什麼困難,明天我都會到那裡)
  •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we will remain silent on/about Keven’s extramarital affair. (不管怎樣,我們仍會對凱文的婚外情保持沉默)

Go + 形容詞結構的用法

「go + 形容詞」結構在英文中頗為常見,go 在此結構中是當連綴動詞 (linking verb) 用。一般而言,「go + 形容詞」結構大多能從字面上看出或猜出大概的意思,如 go hungry (挨餓)、go mad (發狂)、go wrong (犯錯,出錯)、go green (變綠了;邁向環保)、go bad ([食物] 變質了);然而,有些「go + 形容詞」結構則無法或很難從字面看出它們的意思,如 go postal (勃然大怒;怒火中燒)、go Dutch (各付各的帳)、go straight (改過自新;正正當當地做人) 以及現今非常盛行的 go viral (在網路上爆紅)。

就 go viral 而言,這個片語通常用來指影片、音樂或笑話的爆紅,如 A video of four youngsters dancing on a rainy street corner has gone viral. (一支顯示 4 個青少年雨中街頭跳舞的影片在網路上爆紅);After the video went viral, visitors to our website doubled overnight. (那段影片被PO上網之後,我們網站的造訪人數一夜間暴增一倍)。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