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

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 是個諺語,意為「在情場和戰場上可以不擇手段」。這個諺語自 1579 年以降一直有不同的寫法,如 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 and an election year (在情場和戰場上以及選舉年可以不擇手段)、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 and politics (在情場、戰場和政治上可以不擇手段) 或者 All’s fair in love and tennis (在情場和網球場上可以不擇手段)。

現今的寫法或說法似乎可以追溯到 1789 年出版的一本作者不詳的小說《The Relapse》(Or, Myrtle-Bank):”Tho’ this was a confounded lie, my friend, ‘all is fair in love and war’… “。 閱讀全文

奪命連環叩

英文:blow up one’s phone (v.)

說明:blow up one’s phone 是個相當新的慣用語,它的意思除了奪命連環叩 (亦即不停地、沒完沒了地狂叩某人) 外,還包括猛傳大量的簡訊給某人。這個慣用語於 20 世紀末 21 世紀初突然被廣泛地使用,但它的真正起源無從考證。

例句:

  • John blew up my phone yesterday wanting to know when I could lend him 50,000 dollars. (約翰昨天奪命連環叩,打爆我的電話,想要知道我何時可以借他五萬元)
  • Mary: I just texted Kevin a few times. (瑪麗:我剛剛傳了幾通簡訊給凱文)
    Cindy: More like 15 times! Stop blowing up his phone! (辛蒂:差不多 15 通!別再猛傳簡訊給他了!)

Chew the fat

Chew the fat 意為「閒聊,閒談」。這個慣用語直到 1880 年代才開始被用來表示這意思。在此之前,它在英國的意思是「抱怨,發牢騷」。

這個慣用語可能源自航海,傳說航海的人在船上常常一邊咀嚼鹽醃的豬肉 (肉上面的油脂都已硬化,必須用力咀嚼才能消化) 一邊閒聊打發時間或一邊抱怨海上漫長的生活。

另有一說是,這個慣用語源自美洲原住民因紐特人 (Inuit)。根據因紐特人的古老傳統,他們為了取得動物毛皮,會用牙齒把毛皮上的肥油咬掉,由於這要花滿多的時間,因此他們就一邊咬一邊聊起天來了。 閱讀全文

Ingenious, ingenuous (adjs.), ingenuity, ingenuousness (nn.)

這兩組字有時會讓人搞混。Ingenious 意為「富有創意的,有發明才能的 (inventive);足智多謀的,巧妙的,靈巧的 (clever)」,如 What an ingenious gadget! (多麼巧妙的小玩意兒啊!);an ingenious person/idea/excuse (頭腦機靈的人/別出心裁的主意/巧妙的藉口)。

Ingenuous 的意思是「(人或行為) 單純的,天真的 (innocent, naive);坦率的 (frank, candid)」,如 Mike is the most ingenuous in his class. (麥可是他班上最天真的學生);an ingenuous smile (純真的微笑)。 閱讀全文

Footloose and fancy-free

Footloose and fancy-free 意為「無拘無束的;自由自在的」,通常緊接在 BE 動詞之後當表語形容詞 (predicative adjective) 用,鮮少用作定語形容詞 (attributive adjective) 來修飾名詞。這個慣用語是由 footloose 和 fancy-free 所構成,它們在 1600 年代是分開使用的。

Footloose 原意為「腳可以自由移動的;行動自如的」,直到 1800 年代才被用作慣用語的意思,即「無拘無束的;自由自在的」。Fancy-free 原意為「無戀愛對象的」,這意思也一直維持到 1800 年代,其中 fancy 的意思是「愛慕,喜歡」。
閱讀全文

Rub someone’s nose in it

Rub someone’s nose in it 意為「揭 (某人) 的瘡疤;不斷提起 (某人) 以前的過失」。這個慣用語源自一種粗暴且無效的訓練寵物狗不在室內便溺或能在室內定點便溺的方式,那就是飼主將狗的鼻子按在牠們拉的糞便上摩擦,希望藉此讓狗不敢再隨意大小便。這個慣用語的比喻意思於 1900 年代中期開始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訓練寵物不在室內便溺或能在室內定點便溺的英文叫做 housebreak (vt.),其過去式和過去分詞分別為 housebroke 和 housebroken。Housebreak 還有「闖空門」的意思,而 housebreaker 為「闖空門的盜賊」。 閱讀全文

句子開頭的副詞片語或子句應使用逗點與主要子句隔開

一個句子若以副詞片語或子句做開頭,那麼該副詞片語或子句的後面應使用逗點來與主要主句 (即獨立子句) 隔開。儘管有人認為可以不用,但使用逗點的主要目的是要讓句子易讀易懂,對於句意的正確傳達有很大的助益。不過,若句子的開頭並非副詞片語或子句,而是一個字的副詞 (如 Now, Today, Here 等),那麼它們的後面通常不用逗點。例如:

  • In the center of Taipei, a lot of people fell victim to pickpockets. (在台北市中心,許多人遭到扒竊) (正)
  • On Wednesday 2nd December, Jack broke up with his girlfriend. (12 月 2 日星期三,傑克跟他女友分手) (正)
  • On Wednesday 2nd December Jack broke up with his girlfriend. (誤)
  • When I was a kid, I would always swim in the sea. (小時候我常常在海中游泳) (正)
  • After Jack had broken up with his girlfriend, he suffered from depression. (傑克跟他女友分手後得了憂鬱症) (正)
  • Here they disagree with us. (在這一點上,他們和我們看法不同) (正)
  • Yesterday Jack saw his ex-girlfriend having dinner with a man in a restaurant. (昨天傑克看見他前女友和一名男子在一家餐廳共進晚餐) (正)

閱讀全文

A penny saved is a penny earned

A penny saved is a penny earned 意為「能省則省;省一文賺一文」。這個諺語可追溯到英國詩人喬治‧赫伯特 (George Herbert),他在 1633 年出版《Outlandish Proverbs》一書,書中收錄了 “A penny spar’d is twice got.” 這句話,意思相當於「省一文賺一文」。

現代版的寫法則出自富蘭克林 1750 年代出版的《窮理查的年鑑》(Poor Richard’s Almanack) 一書。不過,書中更精確的寫法是:”A penny saved is two pence clear.”。大多數學者都認為,目前使用的諺語在該書出版之前就已經有人在使用。
閱讀全文

Back the wrong horse, bet on the wrong horse

To back the wrong horse 和 bet on the wrong horse 為同義詞,意為「下錯了賭注;押錯了寶;看錯人;做了錯誤的決策或決定」。它們源自賽馬,指賽馬時下錯了賭注,亦即自己所下注的馬跑輸了。

這兩個慣用語跟賽馬一樣古老,但它們在 1800 年代中期之後變得非常流行,尤其是被用在政治場合。在這兩個慣用語中,bet on the wrong horse 自 20 世紀中期以來已變得比較常用。

必須注意的是,back 在此的意思為「下賭注於,投注於」,與 bet on 同義。Back 的動詞三態為 back, backed, backed,而 bet 的動詞三態都是 bet。
閱讀全文

A big ask

A big ask 意為「令人為難的請求;不情之請」,其中 ask 當名詞用,意思是「請求,要求」(request, demand)。Ask 的這項用法已有數百年之久,但 a big ask 則是在 1980 年代起源於澳洲。在迄今為止的數十年間,這個慣用語已擴展至其他英語系國家。

例句:

  • It’s a big ask, I know, but could I borrow your car for a week? (我知道這是個不情之請,但我可以向你借一個禮拜的車子嗎?)
  • It’s a pretty big ask to finish the project by August. (工程在八月之前完成,是個讓人相當為難的要求)
  • Three hours without a comfort break was a big ask for many. (開會三小時,中間沒有讓人上廁所的短暫休息,對許多人來說都是令人為難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