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是個非常古老的諺語,意為「結果好就一切都好」。這意思是說一件事情在開始或中間或許有些環節會出現小差錯或麻煩的狀況,但只要最終的結局令人滿意,就是件好事;換言之,只要結果成功,過程中的是是非非、紛紛擾擾就無關緊要,不必太在意。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源自大文豪莎士比亞 (William Shakespeare) 1623 年出版的同名喜劇 (這齣喜劇名稱的中文翻譯為《終成眷屬》)。然而,它早在大約 1250 年就已出現在詩作中。這諺語中的 all is well,意思就是「一切都好」,如 I hope all is well with your father. (我希望令尊一切安好)。
閱讀全文

No news is good news

No news is good news 意為「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因為當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時,它們會傳開而被與聞,所以不聞凶訊便是吉。這個慣用語的始作俑者是英格蘭國王詹姆士一世,他 1616 年在他的文書中寫了 ” No news is better than evil news” 這個句子。一般咸信,no news is good news 是在此後的 30 年間衍生自這一句。

例句:

  • We haven’t heard anything from the front line recently, but I suppose no news is good news. (最近我們都沒有聽到來自前線的任何消息,但我想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 We should be able to maintain production as expected, so for now no news is good news. (我們應該能如預料地維持產量,所以暫時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 Peter has been in the mountains for two weeks without contacting us. I just hope no news is good news. (彼得已經上山兩個禮拜沒跟我們聯繫。我只希望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Time heals all wounds

Time heals all wounds 是個諺語,意為「時間會治癒所有創傷」或者說「時間是治癒創傷的良藥」(time’s a great healer)。儘管這個諺語經常被引用,但那些喪失至親最愛的人所受的創傷,或許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消逝,但傷疤卻難以磨滅。

這個諺語被認為最早是出自西元前約 300 年的古希臘劇作家米南德 (Menander),他當時說:”Time is the healer of all necessary evils.”。英國中世紀詩人傑佛里‧喬叟 (Geoffrey Chaucer) 1380 年代所寫的詩集《Troilus and Criseyde》中也有這個諺語。
閱讀全文

Forewarned is forearmed

Forewarned is forearmed 是個諺語,意為「先知先防備;有備無患」。這個諺語於 1500 年代開始使用,用來談論軍隊要事先做好防備,有備則無患;但它不久就被用在其他情況,而不限於軍事。大多數人都認為這個諺語源自拉丁文一個意思相當的片語 “Praemonitus, praemunitus”。

例句:

  • Jack says that Monica is very angry with me still. Well, forewarned is forearmed, and I’ll have to think up a good excuse before I see her. (傑克說,莫妮卡仍很生我的氣。所以,有備無患,我必須在見她之前想出一個好的藉口)
  • Before you meet Sarah, I should tell you that she’s a little eccentric. Forewarned is forearmed, right? (在你跟莎拉見面之前,我應該告訴你,她有點古怪。先知先防備,對不對?)
  • Hey, just so you know, the boss is in a really foul mood today. Forewarned is forearmed, right? (嗨,只是讓你知道一下,老闆今天的心情很差。先知先防備,對不對?)

To the victor belong the spoils

To the victor belong the spoils 是句諺語,意為「勝者為王;贏者全拿」。它的意思是勝者有權拿到所有相關的好處、利益或報酬。這個諺語還有其他寫法或說法,如 to the victor go the spoils、the victor gets the spoils 等等,其中關鍵字 victor 的意思是「勝利者,獲勝者;成功者」,而 spoils 意為「戰利品;贓物;權力地位的連帶利益」。

To the victor belong the spoils 是曾任美國參議員和紐約州州長的威廉‧馬西 (William L. Marcy) 在 1832 年創造的,用來為政黨政治的分贓制度 (spoils system) 辯護。分贓制度又稱政黨分肥制度,是指因選舉而政權政黨輪替之際,無論中央或地方的公職悉數改朝換代,由新政權政黨的人士出任。
閱讀全文

Crème de la crème

Crème de la crème 意為「精英;精華」,可以指一群人中的精英或一個物品類別中最好的部分,如保時捷、積架等都可被視為跑車中的精華。這個慣用語使用至今已超過 150 年。

Crème de la crème 是借自法文的片語,字面意思就是 “cream of the cream” (精華;最好的部分)。《牛津英語大辭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目前仍保留法文有沈音符號 (grave accent) 的拼法。不過,吾人樂見它將來能跟 résumé (履歷表) 一樣,後者隨著時間的已被許多商業寫作者拿掉沈音符號而變成 resume。
閱讀全文

Bitter pill to swallow, hard pill to swallow

A bitter pill to swallow 和 a hard pill to swallow 是同義詞,意為「不得不吞的苦果;必須接受的殘酷事實」。這個慣用語最初是以 “a pill to swallow” 的型態出現在 1600 年代。當時 pill (藥丸) 被視為難以下嚥的東西,所以不需要修飾語。A bitter pill to swallow 於 1700 年代開始使用,而 a hard pill to swallow 則出現在 1800 年代。

現今 a bitter pill to swallow 比 a hard pill to swallow 還要常用或常見一倍有餘。與其他許多慣用語一樣,這個慣用語有時僅被說成或寫成前半部,即 a bitter pill 和 a hard pill。
閱讀全文

Leave in the lurch

To leave someone in the lurch 意為「置某人於困境中而不顧;臨危棄某人而去」。這個慣用語首次使用於 1500 年代,係源於法國一種叫做 lourche 的棋盤遊戲,但這種遊戲到了 1600 年代就不再流行了。遺憾的是,遊戲規則已經失傳,只知道當某個玩家落後其他玩家很多,幾乎沒有獲勝的機會時就說 He or She was put in a lurch。

Lurch 這個字現在可當動詞和名詞用,前者意為「搖晃,晃動;蹣跚,踉蹌」,後者意為「突然的傾斜 (搖晃或改變)」。
閱讀全文

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只是一句諺語的前半部。這句完整的諺語是 “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but you can’t make him drink.” (him 有時亦寫成或說成 it),意為「牽馬到河邊容易,逼馬喝水難」,表示「為他人做某事來創造條件或環境易,但要使其做某事難」,或者說「別人不喜歡做的事,你强迫他也没有用」。

據稱,”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but you can’t make him drink.” 是目前仍在使用的諺語中最古老的,可追溯到 12 世紀,且出現在英國作家約翰‧海伍德 (John Heywood) 1546 年出版的諺語集中。由於人盡皆知,這個諺語經常被縮略為標題所示的型態。
閱讀全文

If you will

If you will 意為「如果你願意那樣說的話;你若願意這樣說也行」,大多用於書面或文章中。這個片語旨在降低陳述內容用字遣詞不當或引喻失義的嚴重程度。在英文中,具有這種功能的字或片語就叫做 hedge word 或 hedge phrase。

例句:

  • Randy did very well in school, with a “genius IQ” if you will. (蘭迪在學校成績很好,擁有「天才般的智商」,如果你願意那樣說的話)
  • These are, if you will, the country’s Achilles heels. (這些都是這個國家的致命傷,你若願意這樣說也行)
  • James became his wife’s senior adviser – her deputy, if you will. (詹姆斯成了他太太的高級顧問 - 你要說是她的副手也未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