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chsurfing (沙發衝浪)

聯合報25日一篇有關 couchsurfing (沙發衝浪) 的報導,讓筆者原本要將這個不算太新的新字(neologism)收錄在「網路翻譯家」網站的計畫暫時打住了。不過,由於這篇報導,筆者正好借花獻佛將其轉載在本部落格,相信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沙發衝浪網站(www.couchsurfing.com)最早是由美國人Casey Fenton 於2003年4月設立,他在網站上宣言,沙發衝浪不只是旅行者的免費落腳地,更是一個串連世界文化的平台。讓旅行者不只是走馬看花,藉由沙發衝浪,更能認識當地人的生活文化。

沙發衝浪這個新名詞,最早的意思是客人來家裏借宿,沒床,就睡沙發吧!

在現在的沙發衝浪中,物質條件不一定那麼差,但是衝浪者還是要自備睡袋,畢竟到時接待你的可能是地板、或是沙發,不一定有客房那麼好。

旅行中最難省的就是住宿費,於是歐美近年流行「沙發衝浪」(couchsurfing)的旅遊方式,直接衝到你家客廳沙發,就像電影「戀愛沒有假期」中,女主角互相交換住處,可省下一大筆住宿費,又可體驗不同的生活環境。

現在,也有一個專屬台灣人沙發衝浪的網站開張,讓不習慣外國文化的國人,可以先透過住在世界各地的台灣人家中,體會沙發衝浪的樂趣。這個在ptt的沙發衝浪板網站比較像提供民宿,而非交換住處。目前有近百個在各國的台灣遊子提供「沙發」,已有不少旅行者透過這個平台安排旅行。

發起人陳炳宏曾有許多沙發衝浪經驗,但他說,外國人太熱情,邀你喝酒、party到深夜,或是話題沒有共鳴,反而壞了遊玩興致。ptt的Couchsurfing版就是讓正在世界各地旅居的台灣遊子,提供「沙發」(住處),互相幫助。

陳炳宏是政大科技管理所學生,現在義大利米蘭的SDA BOCCONI當交換學生。談起創版動機,陳炳宏說,去年同時有七個交換學生在歐洲,就算都衝浪完,也玩不完歐洲,所以在ptt上創立此版,收集更多沙發,打算一次玩個夠!

曾接待過念劍橋的女生,也到過瑞典、丹麥沙發衝浪,陳炳宏說,旅居當地的台灣人,因有共同話題,如大家愛用的網誌、或是適合台灣人口味的餐廳、過去學校的共同記憶等,很快熱絡起來。目前這個版只能做到提供資訊,也設有感謝文功能,類似國外網站的評等功能,讓好的主人、客人都累積信用。版主的目標是做到像國外發展成熟的沙發衝浪網一樣,還能有互相信用評等機制。

有沙發衝浪經驗的COP說,過去沙發衝浪的經驗都不錯,但接待者、被接待者主要都是外國人,總覺得還是有點不放心,畢竟還是不同生活文化的人,有了這個台灣人的平台後,以後要沙發衝浪,就有更多選擇,也更方便了。

北市小六生考英語 10月試測

根據蘋果日報23日的一篇報導,台北市國小六年級基本學力測驗將於十月舉行,今年除國語文及數學檢測外,新增英語科,將選定部分國小進行試測,明年十月再擴及所有學校。承辦檢測試務的大同國小校長陳清義說,明年全面檢測英語科,將以各校一成學生為抽測對象,題型以聽力與閱讀測驗為主。

北市教育局國教科股長胡士琳說,今年國語文和數學檢測於十月十四日舉行,共一百五十四所小學,約三萬名小六生參加;至於英語科今年屬試測性質,僅會選定部分國小做小規模測驗。

陳清義說,明年起全面展開英語科抽測,檢測內容不會超過北市國小英語課綱範圍,測試結果只會提供各校做教學參考,不會公布排名與個別成績,校方可自行安排補救教學。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副理事長林文虎認為,有檢測才知道老師教學可如何改進。但北巿中正國小楊姓家長抱怨,開學才一個月就要進行基本學力檢測,但小孩子壓力還是很大,根本是增加小孩負擔。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兒童英語所長陳錦芬質疑,各校英語教科書選用版本差異大,檢測結果未必有代表性,檢測最好回歸各校各班進行。

北市國小英語檢測規劃
對象:北市國小六年級生
題型:聽力及閱讀測驗為主
時程:
.今年10月先針對部分學校進行小規模試測,學校和人數尚未確定
.明年10月進行全面抽測,暫訂以各校一成學生為抽測對象
目的:不公布測驗成績及排名,測試結果僅做為各校檢討英語教學之用
資料來源:北市教育局

「坑我血汗錢」 知名美語人去樓空

北高都有分校的大都會美語,突然結束營業! 這2天師生都收到補習班寄的E-mail,這讓師生很錯愕,有學員就說,這個月補習班還在招生進階班,還有人一口氣就繳了8萬,上不到1個月,補習班就人去樓空;業者只留下E-MAIL,消費者氣炸投訴,對此,消保會已經介入調查。張媽媽拿出1年多前,幫兒子繳補習費的支票,面額8萬早就付清,但孩子前後上不到1個月,補習班竟然就悄悄結束營業。

被害同學家長:「他們留的電話我們打回去,全部變成空號,那個手機打去也都沒有人接,我覺得這樣坑我們學生的錢,是很不應該啦。」

TVBS記者林鈺倖:「全台知名的大都會美語,如今已經人去樓空。」

1999年成立的大都會美語,以四人小班制打響名號,2005年進軍台北,還企圖拓展海外,沒想到還沒邁入第一個10年,就劃下句點! 學生也很意外。

大都會美語學生陳同學:「最後一次上課是16日。」記者:「這個月16日?」陳同學:「對,就是上個星期六而已,就發現有幾個像壯漢,就類似搬家公司的人,就一票人就走進去,然後鐵門就馬上拉下來了。」

沒想到幾天之後,師生就收到業者寄的e-mail,說明因為資金告磬,迫於無奈只能結束營業,老師和員工薪資優先發放,至於學員也會按規定退費,語氣中充滿誠意,也再三強調不是惡性結束營業;只不過,唯一的聯絡方式,只有一個e-mail帳號,不計其數的被害學生和家長心急如焚,打算串聯起來向業者求償討公道。 (TVBS/2008-08-22)

加油該怎樣翻成英文? 外國媒體傷腦筋

北京奧運會開賽以來,場上喊「加油」(jiayou)」的聲音此起彼伏,這種聲音引起賽場老外們極大的關注,但什麼是加油?加油該怎麼翻譯成英文?這些問題讓國外媒體記者頭疼。

據「新京報」報導,在雅虎等一些國外知名的BBS,許多外國網友詢問「What is jiayou in Chinese?」「jiayou」已經成了流行海內外的中國元素。

一名觀眾回憶,在中國男排與日本比賽的時候,現場喊「加油」的聲音此起彼伏,中國選手每一次得分都獲得現場觀眾熱烈歡呼。鄰座的巴西記者好奇探頭過來問他,「加油 (jiayou)要怎麼拼成英文,我要寫進報導裡。」

據報導,一名來自荷蘭的女孩,因不知「加油」該如何翻譯,便在衣服上寫了一串「英文」「Helanjiayou 」。

在中國的一名美國媒體工作者說,對於「加油」的翻譯問題,他們確實遇到麻煩,一般把這個詞翻譯成「go, go, go」或者「come on」,但這些詞都沒有「加油」來得乾脆,來得那麼有韻律,但是又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詞。

最令老外不解的是,「加油 (jiayou)」這個詞既可以用於四川地震的悲傷環境裡,也可以用於奧運這種歡樂的大氛圍裡。「加油」兩字居然能使用在大悲與大喜兩種完全不同情形中,卻不發生衝突。這對他們來說是不可思議。

中國人齊聲吶喊的「加油」二字,最表面的意思是「加:add」和「油:oil或fuel」時,這令老外非常不解。

報導說,自奧運聖火傳遞以來,「jiayou」的呼聲在世界各國媒體頻繁出現,已經成為了流行海外的一個中國元素。它無法準確的被翻譯成英文是能成為流行的一個前提。(中央社/2008-08-22)

若干真正實用的口語

Is there someone else? 你是不是有了新歡?
She is coming on to you. 她對你有意思。
He seems to be attracted to you. 他好像對妳有好感。
Are you hitting on her? 你在追她嗎?
She dumped me. 她把我甩了
He’s out of love. 他失戀了
Don’t break the date! 不要失約喔!
He finally asked me out. 他終於約我了
Don’t get it wrong! 別會錯意!
They mate for each other. 他們真是絕配。
I’m beat! 我累死了!
Shoot! 說吧! 有屁快放!
Am I boring you? 我讓你感到很煩嗎? 很無趣嗎?
Take a hike! 省省吧! 得了吧!
Take a walk! 省省吧! 得了吧!
Get in line! 等著吧! 不必了! 省省吧!
Take a number! 你省省吧! 你等著吧!
Drop dead! 去死吧!
Go to hell! 去死吧!
I laughed my ass off! 笑死我了!
What a crap! 一派胡言,胡說八道!
Cut that crap! 少胡說八道!
You’re shitting me! 你騙我!
You pissed me off! 你把我惹毛了!
That pisses me off! 那使我很火大!
Good my ass! 好個屁!
None of your God damned business! 沒你的事! 關你屁事!
Keep away! Go away! 走開!
Not even think about it! 想都別想,門都沒有!
You wanna play hard ball? I’m in game! 你要玩硬的,我奉陪!
Real bad! 真糟糕
My bad! 是我不好
How’s that? 怎麼會?

so much so that + 主詞 + 動詞

這句型時有所聞,意為「達到這樣的程度以致於」、「如此…以致於」,表示前因後果 (cause and effect)。第一個 so 是「如此地;這樣地」,第二個 so 是代名詞,代表前面所提過的某件事或某一概念。

  1. He is ill, so much so that he cannot walk alone. (他病得很重,連路都走不了)
  2. He is rich, so much so that he can buy anything he wants. (他很有錢,有錢得可以買任何他想要的東西)
  3. John is clever, so much so that he can solve most of the problems. (約翰很聰明,聰明得可以解決大多數的問題)
  4. The patient was very tired when he returned from the ride, so much so that he could not sit up. (病人坐車回家時非常疲倦,疲倦得不能坐起來)
  5. He is poor, so much so that he can hardly get enough to live. (他很窮,窮得幾乎無法過活)

翻譯機 2000及6000元最暢銷 高低階價差10倍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及YAHOO!奇摩知識+ 所提供的資料,由於開學愈來愈近,出國留學的人陸續出發,翻譯機進入銷售旺季,各網購商店開始進入促銷期,包括YAHOO!奇摩及PChome都推出破盤價,還有贈品刺激買氣,國內翻譯機以6000元左右價位最暢銷,其次則是2000元附近低價產品,隨國際化提高,上班族買翻譯機比例也提高。

針對電子辭典,YAHOO! 奇摩、興奇科技電腦周邊館產品經理李宴甄表示,台灣一年銷售量約60萬台,市場穩定,以學生為主要銷售對象,因此在開學前後是最大的購買旺季,另外,因應暑假期間出國遊學盛行,開學前也會有一波銷售潮。

李晏甄表示,出國旅遊盛行,不少人帶著具備旅遊會話、10多國人聲發音的機種,當場就變成即時翻譯,對身處國外、語言不通旅遊者來說,非常實用。 目前國內市場以無敵(BESTA)、快譯通、哈電族3大品牌為主,無敵(BESTA)、快譯通是兩大主流,產品涵蓋高、中、低三種價位機種,同時在內容及功能上也不相上下,至於哈電族過去主打低價位機種,產品多在900~3000元不等,而近年哈電族也急起直追,推出5000多元的中價機種,不過要跟兩大品牌相比,還有相當努力空間。

李宴甄指出,由於價位差距將近10倍,因此在購買上,還是要看個人需求,一般大學生、高中生、上班族等大多購買高價機種,至於小學、國中生字彙需求較少,低價位機種就已經足夠,等到年紀較大後再升級。

硬體方面,有彩色、灰階的分別,及有觸控面板與否選項,產品的保固年限與服務內容也需要注意。而高價機種幾乎都有雙擴充槽,可以提供使用者擴充的需要,對於有特別專業 (如:科學、醫學、工程等) 需要的人,是一個必要的配備。 高階機種的辭庫目前都在400~450萬條,近千條片語會話,遠遠多於低價機種的100多萬條,同時具有10多種語言會話,整句翻譯,雙方翻譯,100多中專業辭典,內容是相當豐富,並且有真人發音等功能。

因應國內近年學習英文的熱潮,不少機種還內建國中英語、全民英檢等課程,有些可校正發音,甚至與英語名師賴世雄合作,或另外購買學習客戶,變成一台語言學習機。

至於4000~6000元中價機種與高價價機種的差別,除辭庫較少外,就是螢幕是灰階、沒有擴充槽等,一般而言已經足夠使用,不過,在M型化趨勢下,似乎比較不受消費者青睞。

對於購買翻譯機,一般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需要嗎?」Tom’s Hardware中文版總編輯林士益表示,他自己原本也認為不當學生大概就不需要,不過後來到外商公司上班後,自己也買了一台,因為英語畢竟不是母語,在跟長官、總公司書信往來時,為求溝通精確,還是需要翻譯機的輔助,台灣跨國企業、或是企業海外業務愈來愈多,因此上班族對英語需求愈來愈多。

目前雖然在網路上有免費翻譯,不過因不夠精確,常常讓人看不懂,翻譯機還是比網路上的要強很多,特別是例句、或是雙方翻譯,能夠更加精確,林士益認為翻譯機還是需要的。

林士益認為,翻譯機90%的用途是在查單字、片語,因此包括多國語言、真人發音、多媒體,這些附加功能其實意義不大,小部分甚至是雞肋。至於在挑選上,林士益特別建議,不妨事先準備幾個單字、專有名詞,到機種比較齊全的大店面中,挑選幾個中意的機種,每一台都進行英漢、漢英、日華、華日等實地雙向測試,看那一個翻譯的內容比較準確,最好是在專有名詞的翻譯能符合自己的專業。

As mentioned above 和 as mentioned previously 的不同

在寫論文、作文或其他文件時,經常會看到有人使用 as mentioned above (如上所述) 和 as mentioned previously (如前所述)。事實上,這兩個片語的用法不盡相同,as mentioned above 通常用來指前一、兩段中剛敘述的內容,或前幾個句子所提到的內容,我們也可使用 as just mentioned 來表達相同的意思。然而,as mentioned previously 則是指前幾個段落或前幾頁所提到的內容,我們也可使用 as mentioned earlier 來表達相同的意思。

至於形容詞用法 — 「上述的」或「前述的」,則可使用 above-mentioned, aforementioned 或 aforesaid 來表示。

錢伯斯辭典增加網路翻譯家所收錄的多個新字新詞

根據法新社 (AFP) 8月14日的一篇報導,最新版(11版)的「錢伯斯辭典」(Chambers Dictionary)已增加數百個新字新詞。筆者看完這篇報導後發現,其中多個新字新詞早已被「網路翻譯家」所收錄,並附有中文解釋,包括 carbon footprint (碳足跡)、electrosmog (電子煙霧)、wardrobe malfunction (衣著穿梆)、comfort food (以古法烹調,旨在引發思古幽情及懷舊的食物)。此外,像 credit crunch (信用緊縮)、Blu-ray (藍光 — 最新的DVD技術。注意Blu的拼字,沒有e)、quantum computer (量子電腦 — 使用量子力學quantum mechanics的電腦)等新字新詞,亦成為該字典的新詞條(new entries)。以下就是法新社的報導:

Credit crunch, carbon footprint and electrosmog squeezed into Chambers dictionary Thursday, reflecting the world’s belt-tightening and ecologically-worried times, its editor said.

More prosaically, “wardrobe malfunction,” “comfort food” and “nail bars” were also among a raft of new words and expressions included in the latest print edition of a lexicographical tome.

The war on terror has brought “blue-on-blue” — “accidental firing on one’s allies” — as well as “IED” (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 and “extraordinary rendition” into the Chambers-defined language.

But economic worries and climate change concerns generate a lot of new terms.

The global credit crunch, defined as “a sudden and drastic reduction in the availability of credit,” has helped tip long-booming Britain to the brink of recession in barely 12 months.

Homeowners facing falling property prices for the first time in a decade are also all too familiar with “Hips” — Home Information Pacs, a new officially-required document blamed with adding red tape and deterring buyers.

Hips in part aim to make houses more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 a trend also reflected in “carbon footprint” and “eco-village” — “a small-scale,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settlement designed for sustainable living.”

“Electrosmog” — electro-magnetic fields emitted by computers and mobile phones — also adds growing environmental threats in the modern world.

On the scientific front “Blu-ray” — as in the new DVD technology — and “quantum computer” (one which uses quantum mechanics) joined hundreds of new entries deemed worth of definition.

Meanwhile “Wags” — “a wife or girlfriend of a professional sportsman, especially one of group accompanying a travelling team” — received Chambers’ thumbs-up.

The dictionary also accepted “wardrobe malfunction” — “the temporary failure of an item of clothing to do its job in covering a part of the body that it would be advisable to keep covered” — as part of common language.

“The new words we added to this 11th edition of The Chambers Dictionary paint a vivid picture of current interests and concerns,” said its editor-in-chief Mary O’Neill.

Such…as 和 such…that 的意義有何不同

有位網友寫 e-mail 問筆者 as (準關係代名詞) 和 that (關係代名詞) 在 such 之後的意義有何不同。筆者就以下面兩個例句來做說明:

  1. This is the same pen as I lost.
  2. This is the same pen that I lost.

第 1 句意為「這支筆跟我所遺失的筆是同一類型」。句中 as 為準關代,代替前面的名詞(先行詞) pen,且是形容詞子句 as I lost 中動詞 lost 的受詞。

第 2 句意為「這支筆跟我所遺失的筆是同一支筆」。句中 that 為一般關代,代替前面的名詞 pen,而且也是形容詞子句 that I lost中動詞 lost 的受詞。

總而言之,as 是表示同一類型的筆,而 that 是表示同一支筆。再舉一例:

John was not such a student as would bully his classmates.

這句意為「約翰不是那種會欺負同學的學生」。句中 as 代替前面的名詞 student,且是形容詞子句 as would bully his classmates 的主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