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不懂英文 外籍男不起訴

根據蘋果日報8月9日的一篇報導,外籍男子Buskens Ivan和運將發生爭執後,被控侮辱對方Fuck you,但他聲稱是:「What’s fucking wrong with you?」(中文意為「你有什麼毛病啊」),因兩名前往處理的警員,都表示聽不懂外國人說什麼,檢方只好將外籍男子被控公然侮辱部分不起訴。

台北地檢署查出,今年6月19日凌晨2時許,49歲的Ivan喝完酒後,在北市安和路夜店「卡內基」門口,搭上張偉德的計程車,但他還沒說清楚目的地,就睡著了。

張偉德開車繞了近50分鐘後,只好開到安和路派出所,警員叫醒Ivan後,Ivan認為運將故意繞路,不僅用英文開罵,又對運將拳打腳踢。

運將指稱,Ivan被警員請下車後,就開口罵他:「Fuck you」;但Ivan稱,自己是略帶氣憤地說:「What’s fucking wrong with you?」檢察官傳喚兩名到場處理的警員作證,但警員都說:「他們講很快,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導致檢方無法認定Ivan涉嫌公然侮辱,只能就打人部分,依傷害罪起訴。

Bellus iPen掃描翻譯筆

由台北縣聰運公司推出的「Bellus iPen 中英文掃描辨識翻譯筆」是一套內含人工智慧的翻譯軟體引擎和特殊設計。Bellus iPen是支掃描筆,再結合具有辨識功能的中英文字辨識引擎。據該公司表示,Bellus iPen具有下列功能特性:

最迷你的掃描筆:據稱,Bellus iPen是目前最迷你輕巧的USB介面掃描辨識筆,採600DPI灰階影像掃描,直接快速掃描輸入,免掉一般桌上型掃描器的複雜操作。

掃描直接輸入:直接將掃描的文字送到文書編輯器,如微軟的 Word ,記事本或 Excel 等程式。

線上切換辨識:可以隨時切換英文、中文(簡繁皆可)辨識引擎。

直掃和橫掃:可以設定辨識直排文字掃描和橫排文字掃描。

反白字或大部分有底色字也可以掃描:自動掃描正常字(白紙黑字)或反白字(黑底白字)或部份有底色印刷字。

隨時掃描即時雙向翻譯:該公司表示,Bellus iPen 是一套整合掃描、辨識和翻譯的全功能整合性產品,可以隨時掃描期刊書籍上的文句,即時將掃描的英文句子翻譯成中文句子(或中文句子翻譯成英文句子),不再需要使用笨重而且操作複雜的掃描器。

可以翻譯專業文章:Bellus iPen Pro安裝10類專業字典,翻譯專業文章更順手。

翻譯後線上修改:提供翻譯後線上修改的功能,讓翻譯的結果更正確。

語音功能:摹擬真人發音,可以唸出掃描的英文句子和單字。

record label 和 chart success 是啥意思?

片語動詞寶典中,sell out 這個片語所舉的例句為 “Most bands sell out when they sign to a major record label, and forget all their principles when pursuing chart success.”。有些人可能不是很瞭解句中關鍵詞 record label 和 chart success 的意思,因此在此特別提出來做個說明。

Record label 就是 record company,即唱片公司。目前全球四大主要唱片公司為:

  1. 環球唱片集團 (Universal Music Group,簡稱 UMG),是全世界最大的唱片公司,於 1998 年收購著名的寶麗金唱片(Polygram)。
  2. 華納唱片公司 (Warner Music Group)。是全球四大唱片公司之一,母公司為時代華納 (Time Warner)。
  3. 新力博德曼 (SONY BMG Music Entertainment),是日本新力公司 (Sony) 音樂部門 — 新力哥倫比亞 (Sony Music) 音樂公司與德國博德曼 (Bertelsmann AG) 媒體集團音樂部門 — 博德曼音樂 (BMG) 於 2004 年 11 月合併所成立,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為全球第三大音樂唱片公司。
  4. 百代唱片 (EMI,原名「電子與音樂工業公司」,Electric and Musical Industries Ltd,但通常簡稱為 EMI Group) 是一家跨國的音樂製作及唱片公司,總部位於英國倫敦。其台灣分公司的註冊名稱為科藝百代。

這四大唱片公司或集團一般都稱為 major record labels;此外,在歐美唱片界還有所謂的 sublabel,指的是上述某集團旗下的唱片或音樂製作公司。

至於 chart success,是指歌曲上榜的意思,這裡 chart 就是指單曲排行榜,如 Top Ten。

所以,這個英文例句的中文意思是「大多數樂團在與主要唱片公司簽約時都自我矮化,並且為了能上排行榜而背棄他們的所有原則」。

TOEIC口說與寫作測驗 即日起開放報名

2008年9月份的TOEIC口說與寫作測驗,已開始接受報名,報名日期自7月21日至8月13日止,欲參加TOEIC口說與寫作測驗之考生請至 TOEIC 口說與寫作測驗官方網站(www.toeic.com.tw/sw/) 報名,每一考場名額有限,額滿為止。

測驗日期:2008/09/07 (星期日)
測驗種類:TOEIC 口說測驗 / TOEIC口說與寫作測驗
測驗地點:台北考區

報名日期:2008/07/21(一) 至 2008/08/13 (三)
報名方式:網路報名
繳費方式:信用卡線上刷卡付費

Each、every、each and every 和 every and every + 名詞都是單數

Each 和 every 的主要差別之一就是,each 可當限定詞和代名詞用,而 every 只能用作限定詞。大家都知道,each + 名詞和 every + 名詞都表單數,所以要用單數動詞。但「every + 名詞 and every + 名詞」也表單數,換言之,主詞不管是由幾個「every + 名詞」- 中間以 and 連接 - 所構成,都是單數主詞,所以要接單數動詞:Every boy and every girl likes to go swimming. (每個男孩和每個女孩都喜歡去游泳)。同樣地,each and every + 名詞也是單數。

必須注意的是,each and every + 名詞具有強調的作用,在寫作中經常被用到。例如:Each and every one of us must abide by the law. (我們每個人都要守法)。此外,我們也可用 every single + 名詞來獲致同樣的強調效果。例如:This is a decision that affects every single one of us. (這是一項影響我們每個人的決定)。

成雙成對的 binomial pair

英文中有不少「成雙成對」的成語。這種成語在英文中叫做 binomial pair 或簡稱 binomial。這種成語是使用兩個詞性相同的字、中間用 and 連接起來的固定搭配。在此要補充的是,binomial pair 並非都是兩個字,有時會有更多字,且它們中間也不一定都是用 and 連接,有時是 or 甚至 nor,如 without let or hindrance (毫無阻礙地;順暢地 - 其中 let 為名詞,是個法律用語,意為「妨礙,阻礙」;當然,你也可以把 without 拿掉,變成「阻礙地;不順暢地」),neither here nor there (與所述無關的;不相關的)。

既曰固定搭配,那就表示這些 binomial pairs 的順序是不可以改變的,如 here and there (到處) 不能寫成 there and here;chalk and cheese (截然不同的東西) 不能寫成 cheese and chalk;aches and pains (疼痛) 不能寫成 pains and aches。但如果有人跟你說,有個 binomial 的順序是可以對調的,亦即 through and through (徹底地;完全地),那純屬抬槓之說,因為同一個字對調,結果還是一樣。。

尿布台 譯成Baby Changing也通

台鐵和高鐵將嬰兒換尿布台翻譯成「Baby Changing」對不對?引發正反兩極說法。東吳英語系教授曾泰元表示,語言難論斷對錯,他不可能說出「用Baby Changing是不可思議的錯誤」這樣的話,但畢竟英語不是我們的母語,如果當幾種說法都可以時,應盡量避免使用會讓人誤解的用法。

本報昨天報導高鐵及台鐵列車將換尿布台譯為Baby Changing,被部分旅客及學者質疑,受訪的曾泰元教授部落格也湧入大量討論,有網友表示,在國外的確看過Baby Changing的用法,台鐵與高鐵並沒有錯。

從Google搜尋,嬰兒尿布台的翻譯不一而足,比較常見的有Baby Changing Station/Table/Unit/Room、Diaper Changing Table…等。曾泰元表示,語言具有流動性,美式英式也不同,他舉例,像停車場美式說法叫parking lot,但英國通常會翻成car park,兩者都可以。

曾泰元解釋,如果當「這些說法都可以、都正確時」,這時就要考慮實用的問題,從語言傳播效應來看,比較不希望用容易引起誤解的用法;因為除了英語系國家外,台灣還有很多非英語系國家的人士。除了掌握正確性外,他會建議採用大家比較常用不容易誤解的用法。

曾任政大外語學院院長的英語系教授陳超明則建議在Baby Changing後面應該要再加table、pad等名詞,因為changing是修飾後面的table,而不是前面的baby。他也說,他的外籍友人指出,在美國Diaper Changing Table用得比較多,較少看到單獨用Baby Changing,「changing後面應該要再加個東西。」

台北捷運車站尿布台的代理廠商表示,baby changing有換尿布的意思,但是尿布台不會直接就翻譯成Baby Changing,因為後面少了名詞,「至少在文法上來看是不通的,」美國普遍用「Baby Changing Station」。(聯合報/2008-08-05)

手機、人字拖和丁字褲的英文有什麼關係?

手機的英文叫做 cell phone (由 cellular phone 衍生而來,但 cellular phone 現已越來越少見)、mobile phone 或 handset (書面文件用得比較多)。市面上的手機一般被分為直立式、滑蓋和翻蓋,它們的英文分別如下:

直立式手機:bar type, bar phone (Moto 內部俗稱為 candy bar)

滑蓋手機:slide/slider phone

翻蓋 (折疊式) 手機:flip phone, flip-flop;貝殼機:clamshell (phone)

Flip-flop 除了意為「翻蓋手機」外,還有幾個相當常見的意思,其中之一就是「人字拖」。但英文的人字拖還有一個字,那就是 thong,而 thong 還有另一個意思 — 丁字褲。

雙鐵翻譯又出包 尿布台變成換嬰兒

雙鐵翻譯又出包。旅客發現高鐵及台鐵都把尿布台譯成「Baby Changing」,換尿布變成「換嬰兒」,讓人看了啼笑皆非。

曾經帶著小朋友搭台鐵轉高鐵的Judy說,有次她使用太魯閣號的廁所,拉下尿布台的板子時忍不住「噗滋」笑出來,因為上頭居然寫著Baby Changing,「我邊換尿布邊想像,我的小孩會不會突然『咻』地被吸走,換成另一個小孩出來。」

她心想「台鐵的英文可能比較遜,高鐵總不會錯了吧?」沒想到,她發現高鐵的翻法也是一模一樣。不禁開始懷疑是自己少見多怪嗎。她再去捷運廁所,捷運翻成「Diaper Change Zone」,「聽起來總算比較合理」。

雙鐵尿布台的爆笑翻譯,在網路上也引起討論。有網友就說,外國人可能不敢把嬰兒放上去,「怕『洋娃娃』被換成黃皮膚黑頭髮的小孩」;有網友也說,他每次經過高鐵廁所時,都會忍不住想像有「換嬰集團」躲在小房間秘密交換小孩。

曾參與研考會制定官方版雙語系統的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曾泰元聽到雙鐵的翻法直呼「很不可思議的錯誤」,認為應該翻成Diaper(尿布)Change即可。一向給人「英文很溜」印象的高鐵也承認,Diaper Change的確比較符合原義。

高鐵公司發言人賈先德說,高鐵的尿布台翻譯有兩種,車站廁所是翻成Diaper Change,車上則是Baby Changing,高鐵近期會檢討。

台鐵機務處處長魏炎明聽到Baby Changing的翻譯也皺起眉頭說,「真的有點怪,怎麼變成換小孩的地方呢?」聽到高鐵的翻法也一模一樣,他說,會去請教高鐵「看要不要一起改」,以免鬧笑話。

台鐵不是每種車種的尿布台都翻成Baby Changing,但巧的是,包括太魯閣號、專跑花東DMU3100的柴聯自強號及高鐵車廂,只要是日本原裝進口的車廂都是翻成Baby Changing。高鐵推測,極可能當初車廂從日本進來時上面的英譯就是如此,「大家也知道日本人的英文不是頂好」。 (聯合報/2008-08-04)

台灣的英語史懷哲

8月2日聯合晚報刊出該報對「空中英語教室」雜誌創辦人彭蒙惠老師的專訪,相信曾經受惠於該雜誌的人對彭老師的近況一定感到關切,當然包括筆者在內。筆者學生時代曾訂閱「空中英語教室」長達近9年,在個人的英語學習過程中是一段值得回憶和緬懷的歲月。欣聞這位高齡82、為台灣英語教育奉獻數十年的美籍人士健康狀況依舊、教育精神如昔,甚感欣慰。謹此向這位「台灣的英語史懷哲」致上最高的敬意和祝福。言歸正傳! 以下就是聯合晚報對彭老師的近況報導:

『在台灣,創辦空中英語教室的彭蒙惠,是各世代學子學英語的重要象徵人物,如今她已82高齡,仍活力充沛,天天一早上班,錄節目、編雜誌,還學電腦、教游泳、教音樂,更考上潛水執照,最愛到海底世界看個夠。

美國籍的彭蒙惠1948年到中國大陸宣教,後因國共內戰,三年後抵台宣教,從此以台灣為家,並擁有台灣永久居留權。今天(註:8月2日)下午,基督教界舉辦「彭蒙惠60週年感恩行動音樂會」,60位老、中、青三代牧師傳道人向彭蒙惠獻上最高敬意,她數十年來遍布各地的學生,也一起向她說「謝謝」。

面對眾人致敬,彭蒙惠低調又可愛,直說:「我一直只當自己60多歲,他們偏要提醒我,還讓更多人知道我其實82啦!」她還說,投入宣教和教育、公益60年,直至今天也從沒想過退休,每天仍一早7點到「空中英語教室」上班,為雜誌看稿、選稿,為英語教學節目錄音,再忙著上網、處理公事;每周還上音樂課,教學生小喇叭、鋼琴,訓練合唱團。

彭蒙惠說,她的人生是一個接一個的挑戰和驚喜,有了目標就奮力去做,從沒想過「我可能不行」,更不輕言放棄。例如她很愛音樂,很多人不知她也是音樂老師,因為她少女時代覺得吹小喇叭「很帥」,便一頭栽入音樂的世界,不但受過嚴謹的音樂學院教育,多年來更在許多大專院校音樂系教課。

彭蒙惠還愛上潛水和電腦,她56歲學潛水,60歲左右學電腦,從沒想過自己是不是太老。她笑說,想做,就Keep on going,認認真真地去學,如今她不但擁有潛水證照,還常教別人游泳潛水,更是電腦高手,這幾年正致力研究線上學英語。

推動公益一甲子以來,彭蒙惠總是說:「看到人家需要什麼,我就去做。」如今屆滿60年,她笑說,還有更多夢想等著實現,絕不輕言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