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師鼓勵 玄奘生多益考三級跳

去年10月,新竹市玄奘大學應用外語學系1年級學生呂立洲參加TOEIC Bridge考試,成績158分;今年5月,他參加難度較高的TOEIC考試,飆出585分;系主任戴維揚鼓勵他,「大三要考出750-800分成績!」

呂立洲考多益突飛猛進。他說,每天不間斷的背單字和片語,養成習慣,英語並不難。

他成績飛躍,背後推手是系主任戴維揚;去年10月,戴維揚自費花了2萬多元買「多益/字彙、片語」一書,送給全系學生和老師,也放一套在圖書館供大家使用,還設計「給我180天,給你6800元」活動,每兩個月舉辦全校英文字彙大賽,前10名給獎金,呂立洲連續拿前幾名,獎金超過6800元;他鼓勵呂大三要考出750-800分,有機會直升研究所。

玄奘大學應用外語系成立之初,請師大教授李敞規畫,系上除了戴維揚,還有周見賢、張進生、詹裕桂等人,都是師大英語系高材生。

「98年增聘兩名著作等身的學者加入」戴維揚說,其中一位是劍橋大學博士林怡安,教育部建議各校降低講師比,玄奘應用外語系講師比已小於三分之一,「這個陣容,在私立學校很難見」。

戴維揚苦學出身,靠獎學金完成博士學位,曾任中華國際教育諮詢會理事長等職,也是CNN互動英語、Live互動英語、ABC互動英語榮譽顧問;這兩年將為國科會、國立編譯館、教育部等單位出版16冊專書。

為了鼓勵學生就讀,98學年度大學部新生填志願到學校註冊,第一名給獎學金5萬元、第二名3萬元、第三名2萬元,第四名到十二名,各一萬元。(聯合報/2009-06-12)

英文 熟讀7千單字

七月大學指考即將來臨,英語補教老師建議,指考最後關頭除應熟背大考中心公布的必讀7千個單字,還應把課本、筆記再讀熟點,不熟悉的重要文法務必搞懂;歷年考古題也要做過一遍,熟悉命題趨勢。

補教老師齊斌分析,這兩三年英文都是選擇題72分,非選擇28分,第一大項考10題單字,應熟讀分成6級的7千單字,3到5級尤其常考。

指考會出現較有挑戰的單字,如去年考「非常地」,不用 very,而用 remarkably;也常考易混淆的字形,如95年考 integrity (正直)、inferiority (劣等)、intimacy (親密)、ingenuity (精巧);也考慣用語,如「equip…人…with 」,是使人具備某種能力之意。

第二大題綜合測驗,即俗稱克漏字,主要考文法、上下語意及慣用詞,常考文法包括 because、although 等連接詞;however、therefore 等轉承語詞;分詞構句、使役動詞、感官動詞、動名詞、不定詞等重要句型;及動詞時態、假設語氣等。

第三大題文意選填,給一篇文章,挖出10個空格,齊斌建議,可從上下文判斷答案的詞性 (如可能是動詞),再用刪去法找答案。

至於第四大考篇章結構,應熟悉英文寫作格式,找出合乎文意的句子。通常第一段是主旨句,點出重點;之後是解釋主旨句的支持句;最後是結論。

選擇題最後一項是文章較長的閱讀測驗,題材五花八門,齊斌說,想拿高分,一定要抓住全文主旨大意、了解作者的態度 (支持或反對)、因果關係及人、事、時、地、物、數字等重要細節。

作文占20分,通常是引導作文,如去年考介紹印象深刻的廣告,第一段描述廣告內容,第二段說明印象深刻的原因。齊斌建議考生遵守英文寫作格式,答題時先清楚呈現自己的觀點,再舉例解釋,最後下結論,最好用有把握的字詞、注意時態、文法不要錯。(聯合報/2009-06-12)

End of

你可能聽過某人以這個小片語來結束句子,因此很想知道他們是否忘了他們要說的話才會這樣,如 “We’re not going, end of!” (我們不去,end of!)。他們是 end of 什麼東西呢? End of the sentence (句末) 還是 End of the world (世界末日) 呢? 當然,這並非合乎文法的結束句子的方式。完整的片語是 “end of story” (沒什麼好說了;沒戲唱了),是在表達「談話到此為止,我不想再多說了」、「言盡於此,多說無益」、「我們沒有什麼好說了」、「我跟你沒什麼好說了」、「我不想再多做解釋了」或「我不想再和你爭論了」的意思:I’ve told you already I can’t lend you money because I don’t have it! End of. (我已經跟你說過,我沒辦法借你錢,因為我沒錢。言盡於此,多說無益)。

這是一個片語或詞句由於如此地被廣泛使用而變成陳詞濫調以至於大家都覺得沒有必要再把整個片語或詞句全部說出來的實例。他們知道,即使他們沒有把所有的字都說出來,別人也瞭解他們的意思。另一個實例是,當你要說 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 (入境隨俗) 時,只要說出前半部 When in Rome,英美人士就知道你要表達的意思了。

End of story 在什麼時候變成 end of,目前還無法考證,但在美國電視真人實境秀 (reality show) 和一些喜劇節目中經常會聽到這個片語。似乎是在過去幾年間一些英美人士才開始省略掉 “story”。你也可能會聽到球員賽後接受訪問時這樣說:We didn’t create enough chances and didn’t deserve to win the game. End of. (我們沒有創造夠多的得分機會,所以輸掉比賽也是應該的。整個情況就是這樣,沒什麼好說了)。

Q:Whatever book that you want to look at will be sent to your office. 這句中的 that 是否正確?

A:這句的意思是「凡是/任何你想看的書都會被送到你的辦公室」,其中的 “that” 使這個原本毫無瑕疵的句子變成不合語法,但這是許多人常犯的錯誤,甚至不少英文教師也沒有察覺其中的錯誤。當一個限定子句前的名詞片語是以關係形容詞 whatever (或 whichever) 來引導時,或者說得「白話」一點,在 whatever (或 whichever) + 名詞 (或名詞片語) + 限定子句的結構中,限定子句前不能有 that (關係代名詞),因為 whatever (或 whichever) 本身的意思就是 “all that” 或 “any that”,換言之,它本身已包含了先行詞 + 關係代名詞,所以若再加上 that,就有兩個 that,而變成錯誤的句子結構。同樣地,下面第 1 句使用了 that,所以是錯誤的,必須去掉 that 才正確,如第 2 句。

1. *Whichever book that costs less is fine with us. (只要售價較低的書,我們都歡迎)
2. Whichever book costs less is fine with us.

D-list

近年來,小鍾、納豆和陳漢典等人成為演藝圈炙手可熱的人物,並被冠以「B咖」的稱號,表示他們的行情僅比當紅藝人的「A咖」略遜一籌。那麼 A 咖和 B 咖的英文該怎麼說呢? 英文中有對應的用語嗎? 答案是「有」,真的有。

數年前,美國一位名為 James Ulmer 的娛樂記者自創一項量尺來評量電影明星的身價。他把這個量尺叫做 Ulmer Scale,而 Ulmer 量尺出人意表地竟變得非常受歡迎、廣為流行,現在有許多人使用這一量尺。根據 Ulmer 量尺,最紅的影星如湯姆漢克 (Tom Hanks) 是 A-list,也就是 A 咖,至於比這些身價最高的影星略差一截者就叫做 B-list,即 B 咖,而行情再往下探的三流影星則是 C-list,即 C 咖。

最初 Ulmer 量尺就只有這三種衡量影星身價的等級,並無 D-list (D 咖)。問題是,演藝圈還有許多比 C 咖行情更低、更等而下之的無名小卒,於是有人便創造出 D-list 這個字來指這些名不經傳的人士。換言之,D-list 指的是那些不在 Ulmer 量尺評等範圍內的「路人甲」和「路人乙」。2005 年美國有一個由電視紅星凱西葛莉芬 (Kathy Griffin) 所主演的真人實境節目 (reality show) 相當受歡迎;該節目叫做 “My Life on the D-list”,有人將之譯為「我在 D 名單的日子裡」。何謂 D 名單呢? 但如果將它改譯為「我是 D 咖的日子」,相信大多數人都可以看得懂,心領神會。

隨著時間的推移,D-list 的應用範圍已不再侷限於演藝圈;現今凡是同一類別的人、事、物中的最差或墊底者都可以叫做 D-list。尤有甚者,D-list 現在不僅當名詞用,也可當形容詞用,如 D-list T-shirts (粗製濫造的 T 恤),D-list cartoons (低級卡通),D-list blogs (評價最低的部落格)。

國小英語教育 降代課師比率

教育部訂出「國小英語教育改善方案」,3年內要降低代課教師比率;並在國一新生報到時檢測英語能力,能力不足的學生要在暑假參加補救教學。

台灣從國小推動英語教育已有8年時間,並從94年將英語課向下延伸至小三,但每周1至2小時的英語課能發揮多少功效? 雙峰現象如何克服? 是教育部檢討重點,計畫將降低英語師每周授課節課,並將補救教學納入正式授課節數。

不少國小擔心少子化後、會發生教師超額問題,因此,英語教師出缺時,經常不補正式缺,而用代課老師,如嘉義市的嘉北國小除了一位兼代行政職的正式教師外,3至6年級的4位英語老師全都是代課老師,每年還得重新考代課,無法全力放在教學。

教育部國教司指出,未來將把代理教師的比率逐步降低到10%以下,並要求英語師資不足的縣市開出中程改進計畫,開正式缺、聘足合格英語教師。在偏遠、小型學校師資不足部分,則以設置專長教師、巡迴教師方式改善。

擔心現有英語教師的專業素養不足,教育部也將加速推動國小教師證加註英語專長,英語教師未來必須達到CEF架構的B2等級,相當於英檢中高級水準。

教育部指出,未來還將鼓勵縣市成立「英語教學支援中心」,結合區內的大學英語教授,作為小學英語教師的後盾。

改善計畫還要加強營造「雙語」環境,如晨間或課間播放英語節目,鼓勵學生收聽英語廣播;教育部也要研發國小的英語補救教學教材,英語評量也要減少紙筆測驗。(聯合報/2009-06-10)

兒童英語研討會

據聯合報報導,趙麗蓮教授文教基金會14日上午9時30到12時,在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10樓國際會議廳,舉辦「從鵝媽媽談兒童英語教學」研討會。

研討會主題有兒童英語教學執行現狀與改進方案,以及如何解決「英語落差」。與會人士包括趙麗蓮教授文教基金會董事雷倩、全教會理事長吳忠泰、北市文化國小校長黃三吉、台師大英語系教授張武昌、語言訓練測驗中心主任高天恩、政大公企中心主任陳超明等。

可電洽 (02) 27553554,或趙麗蓮基金會 (02) 23218415 轉 16。

Sport (adj., n., v.), sporting (adj.), sports (adj., n.)

相信許多人到現在為止還被這三個字搞得一個頭兩個大。本文不想對它們的意思多所著墨,因為這些意思大多可在字典上查到;本文要談的是它們會造成混淆的部分。首先要講的是它們的詞性。sport 可當形容詞、名詞和動詞用,sports 可當形容詞和名詞用,而 sporting 僅當形容詞用。

美國人有時使用 sport 有時使用 sports 來做為慣用複合字中的第一個字,但在指服裝「非正式的;簡便的」時,他們往往僅使用 sport,如 sport shirt (運動衫)、sport coat/jacket (運動上衣或便裝外套)。但我們也經常見到 sports shirt, sports coat/jacket 這樣的寫法,這是因為英式英語通常使用 sports。除了在指服裝「非正式的;簡便的」的場合使用 sport 外,在其他場合美式英語大多使用 sports,如 sports palace (體育場)、sports reporter (體育記者)、sportscast (運動比賽轉播)、sportsman (運動員)。美國人有時也兩者都用,如 sport/sports car (跑車)。

Sporting 有多個不同的意思,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口語的意思「冒險的;沒有把握的」,如 a sporting chance:He took a sporting chance in jumping across the fence. (他冒險跳越那道籬笆)。sporting 在英式英語中意為「公正大度的;有運動家風度的」。

當名詞用的 sport 在 “Be a good sport” 中是慣用語,意為「氣量大的人;輸得起的人;失敗而不氣餒的人」。當動詞用時,sport 是個幾乎隨處可見的新聞用語,意為「炫耀;賣弄」:She came in today sporting a new cell phone. (她今天帶著新手機來炫耀)。此外,sport 還有一個特殊的名詞用法,是生物學的用語,意為「變種;變種的動物或植物」;This insect’s a sport; it has seven legs. (這隻昆蟲是變種,有七條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