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ged (adj.), accused (adj., n.), suspected (adj.)

Alleged 意為「聲稱的,據說的,據稱的,疑似的」(僅用在名詞之前),所以 an alleged burglar 是指某人已被指控或控告是竊賊,但他是否有罪尚未確定,而 an alleged incident 是指某一事件據說已發生,但還未獲得證實。為了保護被告 (the accused) 的權利,報紙和執法人員有時會誤用 alleged。譬如,一名因殺人被捕的男子可能只是一名 alleged murderer (聲稱的殺人犯或疑似殺人犯),但他確是嫌犯 (a real suspect) 而不是疑似嫌犯 (an alleged suspect),因為他的嫌犯身份無庸置疑。同樣地,如果保險箱的錢已知被偷而不是放錯地方或放在記不起來的地方,那麼我們就可以確定地說這是一起竊盜案件 (theft) 而不必用 alleged 來限定對這起案件的描述 (alleged theft)。

總之,一名 alleged criminal 是指他已被指控但尚未被判有罪 (conviction 或 be convicted of a crime)。有些人亦質疑,罪行是否可以用 alleged 來形容,因為我們並不確定他是否犯下該罪行,或者只有人才可以用這個形容詞來修飾,亦即只能說 alleged murderer (疑似殺人犯),而不能說 alleged murder (疑似殺人)。新聞媒體往往兩種都用,為的是要避免因對某一還未判決的案件未審先判可能遭到的法律處罰。現今這兩種用法都已是正規英語。alleged 這個字有兩個 l 且沒有中間的 –dg-,所以經常會拼錯,需特別注意。另外,alleged 有兩個或有時三個音節,而副詞 allegedly 則有四個音節。

新聞業對 accused 的使用不時發生問題,這個形容詞可以恰當地修飾被告的任何身份,但對於判決有罪之前似乎就要讓被告承擔罪刑的身份卻不能用 accused 來修飾。譬如,accused rapist (被指控的強暴犯),accused burglar (被指控的竊賊) 和 accused arsonist (被指控的縱火犯) 等在判決有罪之前見諸媒體可能被認為他們有罪,可能被起訴;負責任的新聞媒體寧可使用 alleged 這個字。同樣要注意的是,”Dr. Brown, the alleged murderer” 可能比 “Dr. Brown, who is alleged to have committed the murder” 更具傷害力,因為 the alleged murderer 是同位語,與 Dr. Brown 是同一人,而 who is alleged to have committed the murder 是說 Dr. Brown 據稱或疑似殺了人。

至於 suspected,意為「有嫌疑的」,被用來指既未遭到指控 (allegations – 這個alleged 的名詞通常用複數) 亦未遭到正式起訴 (formal charge) 的人。它與 gambler (賭徒) 、drug dealer (毒販) 等名詞所構成的片語是慣用語,且幾乎每個人都瞭解 suspected gambler 是指賭博嫌犯或有賭博嫌疑的人,而 suspected drug dealer 是指販毒嫌疑人。然而,一些愛挑剔的英語正統人士閒來以分析這些慣用語為樂並指出這些慣用語似乎不合邏輯:一名 suspected gambler 可能真的是賭徒,但他此時此刻有在賭博或正在做其他被懷疑的事情嗎? 大多數人都不會雞蛋裡挑骨頭,而且 suspected 的這項慣用語意義非常強烈。然而,筆者還是建議,在正式寫作中不要留下這種可能遭雞蛋裡挑骨頭而被認為語意含糊不清的把柄,讓自己陷於不利的情況。

The likes of, the like of

幾乎所有字典都將 the likes of 和 the like of 視為同義的片語 (意為「…樣的人或物」),但它們的語意其實並不完全相同。the likes of 有兩個意思:一為正面、恭維的意思,如 I was seated with the likes of two deans and a provost — VIPs all. (我跟兩位院長和一位教務長 – 皆為重要人物 – 這樣的人坐在一起);另一為貶抑、輕蔑的意思,如 I won’t associate with the likes of him. (我不會結交像他這樣的人),I doubt they’d give one of those jobs to the likes of us. (我懷疑他們會把那其中一份工作給我們這樣的人)。從上面的例句似乎可以看出,the likes of 後面若接有一定社會地位或受人敬重的人,它表示的是正面的意思,但若接代名詞當受詞,則它是個貶義之詞。

與 the likes of 後面可以接單數或複數名詞或代名詞不同的是,the like of 後面通常只接單數名詞或代名詞當受詞,而且無論是接名詞或代名詞都沒有貶低、輕蔑的意思,甚至是在表示地位、能力等方面相同的意思,如 Will we ever see the like of Mozart again? (我們還會再見到莫札特那樣的天才嗎?),I don’t know where you’d find the like of him. (我不知道你要到哪裡才能找到能與他匹敵的人了);再者,the like of someone/something 這個慣用語更常被寫成 someone’s/something’s like,所以上句更常被寫成 I don’t know where you’d find his like.。someone’s/something’s like 意為「能與某人匹敵者/能與某物相比的東西」。然而,the likes of someone/something 卻不能寫成 someone’s/something’s likes,因為 someone’s likes and dislikes 的意思是「某人的好惡」,亦即某人喜歡和不喜歡的事物。

Teach school

一些文法學者一直反對當及物動詞用的 teach 後接學習機構作受詞,如 Mr. Liu teaches grade school. (劉先生在小學教書)。但 teach 的這項用法自17世紀以來就已經存在且在各個層面都非常廣泛使用,所以我們沒有理由不這麼用。

因此,to teach school 這個美式英語的慣用語顯然地現在是標準或正規英語,意為「教書;當老師」,相當於 to teach in a school。同樣地,teach 與其他直接受詞 (如 class, English, twenty students, a topic, a lesson 等) 的組合也是正規英語,如 to teach English to a boy (= to teach a boy English) – 由此可知,teach 可以接雙受詞。teach 亦可當不及物動詞用:He taught for forty years. (他教了40年的書);He teaches in Taichung. (他在台中教書)。

Dead (adj.) / dead body / deadly, deathly

Dead 通常被視為極限形容詞 (limit adjective or absolute adjective),亦即它不能有比較級和最高級的形式。因此,每當有像 “more dead than alive” (累得要死) 這樣的寫法出現時,大多數文法學者都認為應改為 more nearly dead than alive才合乎語法。然而,這個誇張的成語或陳詞並未造成嚴重的問題,但它通常被侷限用於口語和非正式寫作,而不用在正式寫作中。

Dead body 此一慣用語有時被批評是贅述的新聞用語,因為這裡 body 就是 corpse (屍體),因此它已經死了。dead corpse (死屍) 無疑地是贅述 (死了的身體才叫做屍體,所以多了這個 dead,顯然是畫蛇添足),而 dead body 可能也是贅述,但 dead person (死人) 顯然不是。

Deadly 和 deathly 都可當形容詞和副詞用。當形容詞時,deadly 意為「致死的,致命的」,而 deathly 意為「死一般的」(deathlike)。例如:This is a potentially deadly disease. (這是一種可能致命的疾病);The police charged him with possession of a deadly weapon. (警方指控他擁有致命武器);A deathly silence followed her announcement. (她宣布之後一片死寂)。當副詞時,deadly 意為「極度地,非常」(extremely, very),而 deathly 意為「死一般地」。例如:It is a deadly dull/boring play. (那是一場極其枯燥乏味的演出);She was deathly pale/white. (她像死一般地蒼白/死白);Her hand was deathly cold. (她的手像死人般地冰冷);The room is/They are deathly silent. (這房間一片死寂/他們鴉雀無聲)。

根據上述,deadly 和 deathly 無論是當形容詞或副詞都看似兩個意思不同的字。然而,當形容詞用的 deadly 還意為「徹底的;十足的 (僅能用於名詞之前)」(complete),經常與 silence 搭配使用,此時它跟 deathly 是同義字,所以上面 A deathly silence followed her announcement. 這句亦可寫成 A deadly silence followed her announcement. – 有些字典認為 deadly 也有「死一般」的意思。

Allow, allow as how, allow of

若干英語評論家有時仍堅持,當需要授權,「准許,允許」某人做某事時,唯一可用的標準動詞是 permit,而非 allow,如 They will not permit nonmembers to attend. (他們不允許非會員參加)。事實上,這兩個字在這樣的句子中都是標準用字,沒有瑕疵可言。

Allow of 是個片語動詞,意為「容許;容許有…的可能」,無論主詞是人或是非人的事物,都是標準用法,如 The evidence allows of no other interpretation. (這項證據只能有一種解釋);The two leaders [The situation] would not allow of any deviation from the agreement. (這兩位領導人 [情況] 不容許有任何背離協議的行為)。只要談到 allow of,吾人往往會再提到另外兩個與之結構相同、意思完全一樣的片語動詞,那就是 admit of 和 permit of,如 This matter admits of no delay. (這事不容耽擱),The results of the test permit of no other interpretation. (測試結果不可能有其他解釋)。這三個片語動詞其實與各該動詞本身 (即 allow, admit 和 permit) 的意思一樣,只是比較正式。

Allow 與 that 子句連用是標準用法,此時它意為「承認」,如 He allowed that they were right. (他承認他們是對的)。然而,to allow as how 雖是慣用語,但卻帶有方言的色彩,因為 as how 是非正規的用語或方言,等於 “that”。除 allow 外,在非正式的場合,as how 還經常與動詞 say 或現在分詞 seeing 和 being 連用。例如:She allowed [said] as how she might be interested. (她承認 [她說] 他可能有興趣);Seeing [being] as how we were ready, we went off without waiting for her. (由於我們已準備就緒,我們沒等她就開始進行了)。注意:seeing as how 亦寫成 seeing as, seeing that 或 seeing 單一個字;同樣地,它們都是非正規的用語或方言,意為「由於;鑑於」,如 Seeing (that) she’s legally old enough to get married, I don’t see how you can stop her. (由於她已到了法定的結婚年齡,我看不出你怎麼能阻止她)。

Plan

Plan 可當名詞和動詞用。當名詞用時,plan 經常與 abandon, cancel, devise, formulate, implement, make, oppose, outline, scrap, shelve, unveil, work out 等動詞搭配使用,如 devise/formulate/make/outline/work out a plan (擬定或制訂計畫或方案),scrap our plans (放棄我們的計畫),shelve a plan (擱置計畫)等等。然而,我們經常使用且大多數字典都有列出的幾個片語,如 to make plans for the future, to do future planning 和 to have future plans (意思都是「為未來做計畫或規劃,擬定未來的計畫」),均被批評為贅字;同樣地,advance/advanced planning (事先的計畫),to plan in advance 或 to plan ahead (提前計畫;事先計畫),亦被視為累贅。to plan out (計畫就緒;安排妥當) 的意思雖略有不同,但仍難脫累贅之嫌。

上述所有這些片語若用在口語和非正式場合都還算是標準或正規英語。然而,當文章越正式,它們被視為贅字的可能性就會越高。

當動詞用的 plan 通常與介系詞 on 和 to 連用,構成我們經常使用的標準慣用語。plan on (doing) something 意為「打算 (做某事);預料 (某事會發生)」;plan to do something意為「打算 (做某事)」:I am planning on going to Australia this year. (我打算今年去澳洲);We hadn’t planned on so many people coming. (我們沒有料到會來這麼多人);My father is planning to retire at 55. (我父親打算55歲退休)。

我們經常聽到「A計畫」、「B計畫」這樣的講法,即 Plan A 和 Plan B。A計畫代表的是第一方案,而B計畫是第二方案,即第一方案失敗後所要採行的備用方案。注意:這裡的 Plan 要用單數。

Something else, really something

這兩個使用 something 的成語都是俚語慣用語,只能用在口語和非正式寫作中。She’s something else. 的意思是「她與眾不同,很了不起」;而 She’s really something. 的意思大致相同,是說她真的了不起,確實了不起。然而,從修辭學的誇張 (hyperbole) 角度來看,really something 誇張程度比 something else 略低一點。

Tautology, pleonasm, redundancy

Pleonasm 和 redundancy 都是指把兩個或多個意思相近或相同的字放在一起的「贅詞,冗語」,而 tautology 則是指使用贅詞或冗語的贅述、同義重複的情況,如在「widow, widower」一文中,the widow of the late Mr. Smith (已故史密斯先生的遺孀) 就是 tautology,因為史密斯先生既然已故,他的太太當然就是遺孀。

然而,本文並非要談論這三個字的意思,而是要探討英文中有許多習慣用語其實是贅詞,應該避免,但本文也要告訴大家,tautology 並非一無是處,有時它是一種有效傳達文字意思的良好方法 – 大家要記住:自然語言的語法本身常常是累贅的 (redundant)。例如,一直以來許多人都認為 consensus of opinion 是贅詞,因為 consensus 的意思就是「共識;一致的意見」;但情況並非全然如此,因為有諸多的 consensus 並未涉及 opinion,如政治勢力的一致 (consensus)、軍事策略的一致、命令的一致、證據的一致等等,所以 consensus of opinion 是可以視情況使用的,只是可能會被批評為不夠簡潔有力、言簡意賅。不過,general consensus (普遍的共識) 幾乎百分之百就是贅詞,應該避免。

同樣地,helping assistance (有幫助的協助),free gift (免費的禮物),new innovation (新的創新),close proximity (接近的鄰近),true facts (真實的事實) 等慣用語也都是不折不扣的贅詞,應避之唯恐不及。然而,儘管如此,有很多人還是照用不誤,令人徒呼負負。此外,在 “assemble everyone all together in the dining room” (把所有人聚集在飯廳) 這句中,all together 顯然是多餘的,因為 assemble everyone in the dining room 就足以表達它的意思;這種贅述、同義重複的情況所在多有,俯拾即是,只是族繁不及備載。

By way of being

大家都知道 by way of 意為「經由」,而大多數人也只把 by way of 當作這意思來使用。事實上,除了「經由」外,by way of 還有「當作,作為」(as a sort of or instead of) 和「為了」(with the intention of) 的意思。例如:We had some sandwiches by way of a meal. (我們吃了一些三明治就當作一餐);By way of introducing herself she showed me his card. (為了介紹她自己,她讓我看了她的名片)。

至於 by way of being,可能就沒有多少人知道它的意思,甭論使用了。它的意思無法從字面上來判斷或推敲。by way of being 意為「幾乎;快要成為」(almost; on the way to becoming) — 或其他類似頗為含糊的意思。例如:She is by way of being a pretty good tennis player. (她就要成為一位相當優秀的網球選手)。這是一句由來已久的慣用語,但由於是聊天時的用語,我們最好將它侷限於口語和非正式場合的使用,正式寫作應避免使用。

「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的翻譯

這句老掉牙的中文口語在英文中有幾句對應的翻譯,即 if worse come(s) to worst,if worst come(s) to worst,其中若為直述語氣,則動詞用 comes,若為假設語氣,則動詞用 come。此外,worse 或 worst 前面也可加上定冠詞 the。例如:Check with the company to see if they can fix the printer, if the worst comes to the worst, we’ll just buy a new one. (去找那家公司看看能不能修理這台印表機,如果實在不行 [即最壞的情況發生],那麼我們就買一台新的)。

有人可能質疑,worse 是形容詞 bad 的比較級,而 worst 是最高級,照理應該只有 if worse come(s) to worst 才對,但其實這幾句都是英文的標準用語,不折不扣的慣用語。雖然 if worst come(s) to worst 可能是 if worse come(s) to worst 的變形,但前者在使用頻率上反而比後者來得高。

再者,我們也可將 if 改為 when,使其變成 when worse come(s) to worst,when worst come(s) to worst;基本上,不管是 if 還是 when,它們的意思都是一樣的,但 if 似乎比較常用。除了上述的慣用語翻譯外,我們亦可使用非習慣用語的翻譯 if the least wanted situation develops 來表達相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