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中學不改3個以上錯字以保護學生自尊心

據《每日郵報》(Daily Mail) 報導,英國一名國會議員指出,部分學校規定不准老師改學生超過三個拼字錯誤,以保護學生自尊心。其他議員表示,這種作為是假仁慈,會降低學生未來在就業市場上的競爭力。

英國國會議員安德魯‧謝勒斯 (Andrew Selous) 指出,此情況發生在他的選區內的中學,但是他害怕會影響其他地區。他接到一位母親的投書表示:「我的孩子雖然非常用功,但學校老師指出,有些基本的錯誤是免不了的。」

謝勒斯說:「學校指示教職員工不准改學生 3 個以上的拼字錯誤,希望保護學生自尊心。」他抗議,這樣不是保護,而是妨礙他們學習的機會,不教導他們基本的語言用法。

但卻有一名家長對此做法表示贊同,認為考卷或作業上有太多紅字,會讓學生沮喪,鼓勵學生並使他們有成就感也很重要,如果一次只有錯 3 個字,代表有進步。英國政府相關單位表示,會在文法及拼字測驗上更嚴格把關,讓學生了解事實。

從小背字典 蔡兩真奪加國拼字賽亞軍

就讀加拿大卑詩省阿伯斯福特市 Chief Dan George 中學七年級的蔡兩真,日前在多倫多舉行的全加拿大拼字大賽勇奪亞軍,擊敗來自加拿大 19 位其他地區的拼字冠軍,因關鍵性的一字「zanzibari (尚吉巴人)」與冠軍擦身而過。

此次比賽競爭激烈,蔡兩真和來自紐芬蘭的 Jennifer Mong 互不相讓,進行了七回合的拉鋸戰,最後,蔡兩真將「zanzibari」拼為「zanzabari」,分出勝負。

冠軍獲獎金 7500 元、亞軍 5000 元、季軍 2500 元,冠軍並可將唯一的獎盃帶回學校展示,一年後再傳承給下屆冠軍的學校。Jennifer Mong、蔡兩真和獲得第三名、來自安省的 Zhongtian Wang 將在5月底代表加拿大,參加於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行的「Scripps National Spelling Bee」大賽,屆時將有來自世界各地超過200位高手對決。

蔡兩真 1999 年出生於台灣,六歲和家人移民溫哥華。之前從未學英文,進入阿伯斯福特市當地的幼稚園從頭開始。長蔡兩真六歲的姊姊蔡宛真也是拼字好手,五年級來加拿大,不久就開始參加相關競賽,一路過五關斬六將,囊括兩屆阿市拼字冠軍、一屆溫哥華冠軍,也曾拿下加拿大全國第四名,並代表加拿大參加「Scripps National Spelling Bee」。

蔡兩真說,「從小看姊姊,覺得她很棒。」蔡兩真的父親蔡國義則形容,兩姊妹特質不同:「姊姊能背很多字,妹妹雖然懂的生字沒有姊姊多,但腦子裡有一個機器,會自動歸納和分析。」

蔡國義表示,「她們在學校學法文,回家自己學英文。」從小蔡國義夫婦為兩個女兒準備字典,「從都是圖畫,只有少少的字開始;然後文字稍多;最後只有文字,以字解釋生字。」背完的字典就送人。

蔡兩真說:「小時候姊姊背生字,我都爬到桌下,看著姊姊。」當蔡兩真也踏入拼字世界後,蔡宛真成為最好的教練,「生字發音正確很重要,姊姊很有經驗,以拼字比賽評審的方法念生字考我。」

面對比賽,蔡兩真並不覺得特別有壓力。「最重要的是不能害怕,一旦害怕就深呼吸,因為害怕會讓腦子打結」。

對於未來,蔡兩真說,「以後要成為科學家,或是律師,現在背生字對將來有幫助,因為科學家和律師都要能背很多字。」(聯合報系溫哥華報導)

官方菜英文 ibon變iborn

新北市政府舉辦《賽德克.巴萊》林口霧社街體驗活動,但入園處的海報布幕竟出現錯誤英文字,將 ibon 誤植成 iborn,讓參觀民眾啼笑皆非。

新北市文化局文化發展科說,一開始懸掛時即發現錯誤,會盡快請廠商重新製作。公行學者表示,主辦單位應盡監督責任,盡快處理才對。

張小姐說,10 月中與友人購票前往電影《賽德克.巴萊》新北市林口霧社街體驗活動,入園前就開始拍照留念,意外發現入園處所懸掛布幕上註明的購票方式,把 ibon 誤植成 iborn,多一個英文字母,「真的是太好笑了,連這字也打錯。」於是拍照存證。

對此,新北市文化局文化發展科表示,布幕是委外製作,第一天懸掛時即發現英文拼錯,廠商先用膠帶把多餘字母貼住遮掩,可能是膠帶被風吹掉,現已用黑色顏料先塗銷,會要求廠商重製布幕再懸掛。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助理教授陳耀祥說,文化局既然已經發現錯字,應立即督促廠商確實改善,不宜用貼膠帶的粗糙方式遮掩。(蘋果日報 2011/10/30)

美國工人也出槌 SCHOOL 拼成 SCOHOL

8 月間筆者才在一篇名為「Road painter, graffiti artist」的文章中,提到英國的道路標誌 (road markings) 油漆工人將 “Bus Stop” (巴士站,公車站) 寫成斗大的 “Sus Stop”。無獨有偶地,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佛羅里達州,路面標示工人也犯了類似的錯誤,將連小學生都會拼的 “school” (學校) 誤拼成 “scohol”。

這個路面標誌與佛州勞德希爾 (Lauderhill) 的「班楊小學」(Banyan Elementary School) 僅相隔一條街。當地居民看了之後都相當驚愕,咸認這些工人應回學校再教育 (go back to “scohol”)。

北市府菜英文 電梯誤植「Elcvator」

擁有逾 2 千個汽車格位的北市府前廣場地下停車場,號稱北市格位最多的公有停車場,誇張的是地下兩層僅一座電梯上下,且只停地下一樓及地面層,地下二樓得用走的,更離譜是連電梯的英文「Elevator」,都拼錯成「Elcvator」。民轟北市府太不用心。

北市 90 座公有地下停車場中,有 29 座造期興建未強制蓋電梯,規模最大就屬 1990 年完工的府前廣場地下停車場,有 2027 個汽車格位,僅在近松壽路君悅飯店出入口、近身障停車位附近有一座電梯上下。

記者昨到場發現,電梯位處角落,僅通地下一樓及地面層,地下二樓電梯不通。停車民眾受訪時多說「不知有電梯.」。少數知道電梯的林先生抱怨,假日逛信義商圈,停地下二樓都得吃力地拖嬰兒車爬樓梯。

記者也發現,唯一一座電梯連英文都誤植為「Elcvator」。民眾黃如宜批,「首善之都誇稱要與國際接軌,停車場英文都拼錯,實在丟臉。」

北市停管處科長黃莉雅說,將立刻更正英文錯字。機電科表示,受限結構及空間,現不打算增設電梯,將加強標示電梯位置。(蘋果日報 2011/09/10)

北捷菜英文 Council 變 Conuncil

台北捷運公司菜英文標示又一樁! 有新北市民投訴,捷運板南線江子翠捷運站3 號出口的燈箱標示牌,所註「議會」二字的英文單字應為 Council,卻變成 Conuncil,多次向捷運公司反映也未見改善。對此,台北捷運公司表示,會立即改善。學者指出,捷運公司對民眾反映案件處理的確慢了點。

每天都從江子翠站通勤的新北市民榮先生指出,兩個月前他就發現這個 3 號出口的燈箱標註「新北市議會」的英文翻譯 New Taipei City Conuncil,其中 Conuncil 一字明顯有錯,多了一個 n,曾口頭向站方反映,但過很久皆未改善,希望以後北捷對小市民的反映加快處理。

對此,台北大眾捷運公司行政處新聞課課長凌啟堯表示,研判應是製做輸出時校對錯誤所致,已派員改正。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系助理教授陳耀祥批評,這是行政效率問題,基本上有不少外國遊客會利用捷運系統,像這種英文和中文標示的錯誤,捷運公司若接獲檢舉,應盡快處理,此事可看出他們對民眾陳情的回應的確較慢,理當改進。(蘋果日報 2011/08/25)

Road painter, graffiti artist

乍看之下,標題這兩個詞一為「畫家」(painter),一為「藝術家」(artist),儼然本文是要探討與藝術相關的話題。非也! 除了 graffiti (塗鴉) 可能還跟藝術創作沾得上一點邊之外,road painting 可謂與繪畫毫不相干,因為 road painter 中的 painter 並非「畫家」而是「油漆工」,而整個詞真正的意思是「路面標示油漆工人」。這些人向來是不太會吸引太多「關愛的眼神」,但最近英國的道路標誌 (road markings) 油漆工人以及塗鴉人士卻成為眾多媒體報導的對象,主因是他們都犯了不該犯的拼字或拼寫方面的錯誤。

首先來看 road painters,按理說,在英國這個最老牌的英語系民主國家,即使是道路工人,也有一定的教育程度,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們竟然將連小學生都會拼的 “Bus Stop” (巴士站,公車站) 寫成斗大的 “Sus Stop”。大多數人或許會認為這應該是疏忽或粗心所致,但英國的道路工人也太會疏忽、太粗心了,他們竟然又把 “keep clear ” 噴塗成 “keep claer”,讓人一點都不 clear (清楚,明白)。誠如《太陽報》(The Sun) 所言,這太荒謬了,錯得太離譜了! Keep clear 這片語衍生自 keep clear of (亦寫成 stay/steer clear of),後者意為「避開」,如 No one mentioned the divorce, so Benjamin decided to keep clear of that subject. (沒有人提離婚的事,所以班傑明決定避開這話題)。Keep clear 用在道路標示上意為「勿靠近」、「勿進入」,前面加上 Please 就是「請勿靠近」、「請勿進入」。

至於塗鴉人士之所以引起媒體的關注,原因是英國出現一名自稱「文法俠」(Grammar Man) 的衛道之士,專門改正拼字和標點符號錯誤的塗鴉。他曾經在一處塗鴉的旁邊用麥克筆 (marker pen or marker) 素描了文法俠的造型 - 這個「超級英雄」(superhero) 穿著披肩,披肩隨風飄揚,臉上戴著面具,胸前有個驚嘆號標誌,他的左手邊則寫了 Grammar Man Strikes Again! (文法俠再度出擊!)。

在這一塗鴉上,文法俠改正了一些拼錯的字之後,在旁邊留了這樣一段話 ‘Terrible spelling and very poor use of grammar. This is murde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極糟的拼字與極差的文法。這是對英語的謀殺/糟蹋)。然而,有趣或者說可笑的是,English Language 中的 L 應該用小寫才對,不是大寫,即 English language。此外,文法俠似乎比較關心有沒有漏掉標點符號,對於罵人的話 (swearwords) 則視若無睹,任由它們繼續存在。譬如說,在一處寫著 “I Don’t Like You Go F*****G DIE! ” 的塗鴉上,他僅在 You 和 Go 之間用麥克筆加註了 punctuation 一字,提示該處要用標點符號。

iPhone簡訊自動校正軟體亂校正 診所變出櫃

智慧型手機 iPhone 也有也有「出槌」的時候,其內建的「自動校正」軟體原本應該糾正簡訊的拼字錯誤,但卻矯枉過正,讓用戶的簡訊變得言不及義,產生許多爆笑的對話。

智慧手機簡訊校正功能令人抓狂:

  • 原:Your mom and I are going to Disney next month. (我和你媽下月要去迪士尼樂園)
    校:Your mom and I are going to divorce next month. (我和你媽下個月要離婚)
  • 原:Sorry ma. I just came out of the clinic. (媽不好意思,我剛從診所出來)
    校:Sorry ma. I just came out of the closet. (媽不好意思,我剛出櫃了)
  • 原:I have GPS, just the address is fine. (直接給我地址就行了,我有衛星導航)
    校:I have God, just the address is fine. (直接給我地址就行了,我有上帝) (http://damnyouautocorrec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