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測英文作文見 「four面eight方」

今年學測英文作文,主題是貼近考生生活的「低頭族」,學測英文科閱卷召集人、銘傳大學應用英語系教授張武昌說,初步閱卷發現考生大多「蠻敢寫」,交白卷比低相當低。但有不少考生程度不佳,出現中英夾雜現象,文章內容出現把四面八方譯成「four 面 eight 方」,或將油門翻譯成「oildoor」,讓閱卷老師啼笑皆非。

今年學測英文非選擇題包含中譯英、英文作文兩大題,英文作文要求考生從三幅連環漫畫內容,想像第四幅圖片可能的發展。

有考生把圖中的媽媽角色,設定成市長夫人,看到年輕人過度沉迷 3C 用品後,回家跟老公談起這件事,發現老公碰巧是當時開車走在年輕人後方的駕駛,兩人決定在城市裡推動走路禁用手機法「no phones while walking」,由於創意佳、文字程度好,拿到不錯的分數。

張武昌說,考生即使不會寫低頭族「phubbers」、不會寫智慧型手機「smartphone」也沒關係,只要能夠把圖意表達清楚就可以。至於最後結局,有考生寫司機走下車扯下男學生的耳機,也有考生寫男女學生是一對情侶,女生因為男生沒發現她摔倒,兩人生氣吵架,也有考生把自己投射成身後的媽媽,描述小孩吵著要買 3C 產品,媽媽就以前方學生過度沉迷 3C 產品下場,警示女兒。

今年的中譯英考題和年輕人返鄉務農趨勢有關,張武昌說,考題單字和句型都不算難,口語常用的單字句型都可拿分。他舉例,辭掉都市高薪工作的「辭掉」,可以用「quit」或「resign」或「give up」,高薪工作則用「high-paying」、「well-paid」都可以。(udn.com)

Do not animals 台大告示英文爛

台灣大學一塊立在醉月湖旁的告示牌,近日被網友發現上面的「請勿放生」英文標示竟翻譯成「Do not animals」(不要動物),讓人看得一頭霧水,引發網友熱烈討論。學者指該英文標示文法有誤,網友更拍上網瘋傳笑台大「菜英文」。台大回應已著手改正。

民眾日前經過台大醉月湖,發現告示牌上有「禁止放生」標誌,底下英文卻寫著「Do not animals」,詞意令人費解,於是拍下照片張貼上網,引起網友熱烈討論,有人笑台大「菜英文」,也有人罵台大丟臉。台大回應,已著手改正有問題的英文標示,未來會加強英文用字正確性檢查。

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周中天解釋,「Do not animals」文法有誤,讓人看不懂,建議可以翻譯為「Do not release aquatic animals in the pond」(不要把水生動物放入池中)。

放生是佛教概念,佛光山則指,佛教英文用語中,放生用「release life」或「life releasing」。(蘋果日報 2013/12/11)

路牌「公園」譯「gongyuan」外國人看嘸

有台中民眾發現,后里區環保公園指示路牌的英文標示,竟然是用「Huanbaogongyuan」拼音法寫出環保公園四個字的發音,笑稱只有台灣人看得懂,外國人看了一頭霧水。

今日出版的《蘋果日報》報導,台中陳先生日前駕車行經台中市后里區三豐路,無意間看到紅綠燈柱設置一面中英文並列、指示往環保公園的路牌,英文翻譯標示竟是用「Huanbaogongyuan」。他說,這大概是寫給台灣人看的,「我們都笑中國的翻譯水準差,沒想到台灣也有如此的翻譯。」

各機關都表示沒有施做該指示牌,推測可能是在台中縣市合併前就已存在,不過后里區公所公用及建設課表示,會先將該指示牌取下。(圖片台中陳先生提供)

成大圖書館告示 被批菜英文

禁止攜帶寵物叫 Don’t take animal 嗎?手機關靜音叫 Don’t open sound 嗎?國立成功大學設計學院圖書館的告示牌,充斥文法錯誤的「菜英文」,學生覺得貽笑大方。校方解釋,這是工讀生臨時製作的,想以趣味方式呈現,未來會以專業翻譯製作正式看板。

據《蘋果日報》報導,一名成大學生最近到設計學院圖書館借書,發現閱覽室桌上英文告示牌提醒「不要飲食、睡覺、抽菸、唱歌、運動」等等,文法都是錯的。他認為這是台灣學生才看得懂的「台式英文」,為此詢問外籍學生,對方表示有些難以理解,必須靠圖示猜測原意。

即使校方事後說明是工讀生搞 KUSO,但吳姓學生認為,國立大學圖書館出現這種英文告示「一點都不好笑」。

長榮大學翻譯系主任董大暉說,這張英文標示的確存在很多問題,例如 Don’t 開頭前四句都不符合現代英文文法,後三句動詞搭配錯誤,如 「Don’t take animal」 是「禁止吃動物」的意思。個人財物請自行保管的「Be careful your money and goods」Be careful 後面漏掉「of」。

星政府網站用Google翻譯 錯誤百出成笑柄

新加坡媒體報導,新加坡政府效率卓越、公務員水準與薪資俱高,常被他國稱頌。但日前卻傳出新加坡國家文物局網站的華文版,竟然是用 Google翻譯工具將英文翻為華文,錯誤百出。例如將地名 Bras Basah 譯為「胸罩Basah」、介紹新加坡博物館是「全美」歷史最悠久的博物館等。該局已承認錯誤,並停止下屬網站使用 Google翻譯工具。

在新加坡國家博物館擔任義務導覽員的 52 歲華人工程師李國梁,日前寫信向當地華文媒體投訴,稱瀏覽文物局的網站時發現華文翻譯辭不達意,令人不知所云,例如把「入場」錯譯成「入學」,把「列支敦斯登大公國珍品」特展,錯譯成「從眾議院列支敦士登王室珍寶」。

結果文物局回覆,承認該網站的翻譯水準低下,已停止使用 Google翻譯工具。文物局表示,該局是在翻譯新官網時,決定採用 Google翻譯工具,讓網站內容可翻譯成多種語文,如華文丶馬來文和泰米爾文。但李國梁直言,他驚訝文物局是以英文答覆,而且使用的也是硬梆梆的官方語言。他並批評,文物局說已停用翻譯機器,卻沒說接下來會怎麽辦。

Q:網路上有人說 Who am I to say you love me? 這句的翻譯是「我該對誰說你愛我?」,這意思對嗎?

A:在回答問題之前,我們先來看不久前教宗方濟各 (Pope Francis) 訪問巴西後飛返羅馬途中,在飛機上針對同性戀神職人員問題所講的一句話:”If someone is gay and he searches for the Lord and has good will, who am I to judge?”。教宗這句話中的 Who am I to judge? 跟問題中的 Who am I to say you love me? 顯然是同一句型。

若按照網路上的翻譯方式,那麼教宗這句話應譯成「如果有人是同性戀,而能心懷善念追尋上帝,我該對誰評斷?」顯然地,「我該對誰評斷」的語意不是很清楚,因為它的意思並不正確。Who am I to …? 和 Who are you to …? 等句型的正確意思是「我/你憑什麼?」、「我/你有什麼資格?」、「我/你算哪根蔥?」、「我/你算老幾?」。所以 Who am I to judge? 的正確意思是「我有什麼資格評斷?」(亦即我沒有資格論斷),而 Who am I to say you love me? 是「我有什麼資格說你愛我?」或「我憑什麼說你愛我?」。

從中文翻譯來看,這種句型的應用應該相當廣泛,而事實也是如此。請看下面的例句:

  • Who am I to argue with the principal? (跟校長爭論? 我算老幾?)
  • Who am I to argue with my boss? (跟老闆爭辯? 我算哪根蔥?」
  • Who are you to do so? (你憑什麼這麼做? /你有什麼資格這樣做?)
  • Who are they to be singers? (想當歌星? 他們算哪根蔥?)
  • Who is Ted to meddle in our affairs? (泰德憑什麼管我們的事?)
  • It is his own decision to get divorced and who is anyone to stand in his way? (離婚是他自己的決定,任何人憑什麼阻攔他?)

小隊長 = Small captain 基市消防局瞎譯

實在掉漆!耗資 8000 萬元建造的基隆市消防局中山消防分隊下月將落成,但辦公室標示牌英文翻譯卻錯誤百出、令人噴飯,例如救護備勤室的「備勤」兩字竟用台語發音,直接譯成「beiqin」,「小隊長」也譯成「Small captain」,感覺就像小朋友玩遊戲的用語,英文老師聽了笑著說:「這種翻譯真的很丟臉!」基隆市消防局昨尷尬表示,將立即修正。

基隆市中山消防分隊位於中山區復興路上,因廳舍老舊,前年拆除原地重建,斥資 8000 萬元於頂樓設置專門訓練消防員技能的頂級訓練場地,配備 24 公尺高的攀岩牆是全台灣最高,下月即將落成啟用,未料嶄新的消防廳舍,辦公室英文標示卻搞烏龍。

其中,該分隊一樓的救護備勤室,竟翻譯成「Ambulance beiqin room」,「beiqin」根本就是台語發音,三樓的隊員備勤室,則翻譯成「Players bcdroom」、女隊員備勤室為「Female players bedroom」(隊員備勤室應譯成 Personnel Standby Room,女隊員備勤室應譯為 Female Personnel Standby Room),而小隊長室英文翻譯成「Small captain Room」(小隊長應譯成 Squad leader)。

消防隊員說,外國人看了一頭霧水,「大隊長室乾脆寫『沙灘上的陽光』」(sun on the beach,發音與 son of a bitch「狗娘養的」接近)。也有隊員認為英文標示牌寫錯無傷大雅,不影響救災。另有隊員向消防局反映此事時,得到的答案竟是「錢付了,沒辦法改」。

對此,教了 9 年美語的老師 Albert,他笑說,「Female players bedroom」外國人看了會以為是有酒女陪睡覺的女陪室,實在很不正經、太誇張了,以「Standby Crew」隨時待命小組比較合乎語義,政府應派人把關機構英語譯名,否則「國際化」不僅淪為口號,還會貽笑國際。

另名補習班英文老師 Ema 直呼:「這也太奇怪了吧!」參照國外消防系統翻譯,小隊長、副管理階級常用代理 Squad 或副的 Vice,「Small captain」像小朋友遊戲時用語,太口語,有點輕佻,政府機構這樣亂翻譯難免讓外國人笑話。

對此,基隆市消防局昨表示,將調查清楚究竟是廠商錯用名詞,還是該單位負責同仁所給的資料出錯,將立即修正處理。(蘋果日報 2013/04/15)

家長把孩子送全美語學校 余光中批:太過分了!

民國103年起國中會考要加考英聽,104年起正式採計。詩人余光中今天指出,努力加強英語能力是好事,但別忘了中文的重要性。對於很多家長把孩子送到全美語學校,余光中直言「太過分了!」先把中文學好比較重要。

余光中 28 日出席語言訓練測驗中心「譯者的養成」國際學術研討會,針對文學翻譯發表演講。他受訪時指出,雖然自己是教外文出身,不會反對國家加強英文能力,但很慶幸自己另一隻手把中文抓住,沒有因為學英文而荒廢中文的寫作。

對於坊間一直宣傳「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余光中認為,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一段話,尤其是加強英語的部分,很多家長送孩子進美語學校,在他看來其實大可不必。

余光中以自己為例表示,他是進初中才開始學英文,最後還是能教英文維生。他認為,小朋友還是應該把中文學好,即使英文再怎麼加強,對外國人來說,依舊是「半吊子」。英語聽力與英語會話到了英語系國家自然就會,他建議家長,不用特別送小孩到美語學校,先注意孩子的母語比較重要。

余光中上午暢談他的翻譯經驗,強調翻譯不只是「直譯」文字,而是要真正去體會原文中的文化含意,並用最精準的翻譯文字表達作者的意思。他舉例,西方的dragon雖然可直譯為「龍」,但含意跟中國文化的龍有很大差異,中國的龍有吉祥的象徵,但西方對龍的解釋卻不是這樣,甚至有邪惡的含意在,翻譯時如何充分表達文句的內涵,遠比直接從英文翻譯成中文來得重要。

余光中強調,翻譯者必須具備常識與專業知識,才能將原文作者想表達的意涵,清楚的用另外一種文字呈現,否則只是「譯無全功」。不能算是一位好的翻譯者。(聯合晚報2012/04/28)

微軟超級軟體可同步口譯26語言

Google翻譯的盛行,導致許多人不願花錢僱翻譯。現在微軟的超級通用口譯軟體,可能會讓目前還有利可圖的口譯,也成了不值得花錢的服務。

微軟的北京研究中心,最近在美國微軟總部舉行的「科技嘉年華」(Techfest) 中,展示可以同步口譯 26 種語言的「翻譯中心」(Translator Hub) 軟體。負責研發的語音辨識專家宋歌平博士說,此雲端翻譯軟體不但能即時口譯,還可以保留發言人的口音腔調特質,轉化成另一種語言裡類似的腔調與用字。

此外,這種口譯軟體還能學習新的翻譯。例如軟體原本只有法語翻英語的功能,但在使用者累積了一定數量的英法雙語翻譯字句後,軟體可以學會英語轉法語。宋歌平認為「翻譯中心」最後可以達成 100 多種語言的同步口譯,囊括全世界所有主要的語言。宋歌平希望,這項口譯軟體能成為學生學習外國語言的輔助工具,或者處理一些較機械性的口譯需求,譬如銀行的語音服務等。(綜合外電報導/蘋果日報)

外國人看籤詩 有翻譯書免驚

外國人遊台灣,入境隨俗求神問卜,不必再怕籤詩「看攏嘸」。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教授史宗玲最近出版一本「機器翻譯即時通─台灣籤詩嘛ㄟ通」,把關聖帝君籤詩中的 100 首及專有名詞,譯成英、法、德、西等國語言,外國人只要一對照,就能了解籤詩典故。

「當初陪一位澳洲學者到佛光山參訪,外國朋友求了張籤詩,但籤詩典故都寫文言文,光中文就很難解讀,何況還要當場替他翻譯」,史宗玲說,這次接待外賓的經驗,讓她想要轉譯籤詩,方便外國朋友了解華人的風俗。

史宗玲前後共花 2 年時間,完成這本解籤工具書。翻譯時煞費苦心,得先把文言文翻成白話文,再把古典語彙改成一般用語;倒裝句改成平述句,完成這些符合電腦邏輯的語言條件後,才方便線上翻譯系統清楚、正確地判讀文章,進而譯成多國語言。

「我沒告訴外國朋友,抽到的籤是吉還是凶」,史宗玲表示,她只翻譯籤詩典故及專有名詞,幫外國遊客了解籤詩背後的故事,再讓他們與心中的祈求做呼應或聯想。

她說,籤詩工具書只保留部分數量,將來到廟宇參拜時,無償捐給廟方。未來還想針對陣頭、冥婚等文化,多出版幾本工具書,讓外國人更快了解中華文化。(聯合報 201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