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ing, minger

孟子曰:「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是啊! 人和禽獸的差別真的不大。不過,人類會出口成髒肯定與禽獸大不同,而人類創造髒話的能力更是無與倫比,非其他動物所能望其項背。髒話多半和性器官、性交、排泄物等脫不了關係,如 “asshole”、”shit”、”fuck you”。走筆至此,讀者可別以為本文是要探討英文的髒話,非也! 在此,筆者只是要強調一點,創造髒話來罵人似乎是人類的本性之一,而且創意百分百,莫此為甚。

髒話太不堪,難登大雅之堂! 但等而下之的「罵人不帶髒字的話」同樣讓人聽起來很傷,不過這些傷人的話卻屢屢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不想聽都難,而且同一個意思往往可用好幾個、甚至十數個字來表達。舉例而言,人類過去數百年間用來表示跟 disgusting (令人作嘔的,令人討厭的;可憎的) 差不多意思的形容詞就有十數個之多,包括 scroungy (便宜且劣質的)、skanky (低劣的,令人作嘔的,噁心的)、manky (不好的,次等的,骯髒的)、icky (討厭的)、grotty (令人不愉快的,令人不舒服的)、grungy (醜的,髒的,邋遢的)、poxy (毫無價值的)、scuzzy (骯髒的,邋遢的)、yucky (令人討厭的,厭惡的)、gross (粗魯的,令人討厭的)。事實上,用來罵人髒、罵人醜或形容讓人看了覺得噁心、討厭或不舒服之人事物的字眼並不只這些而已。反過來說,那些被辱罵或鄙視的人聽了這些字眼肯定會很不舒服,心靈受傷的程度不言可喻。

最近,這一長串傷人的字眼又添加了新成員,那就是 minging。這個相當尖酸刻薄的字意為「令人不快的,令人討厭的;醜的;不好的,糟糕的」(very unpleasant, ugly, bad),而且應用範圍特別廣泛,如 That curry he cooked up for us last night was really minging. (他昨晚為我們調製的咖哩非常糟糕)。目前這個字已被少數辭典所收錄,它是從蘇格蘭英語的古字 ming (臭味) 衍生而來,所以原始的意思為「難聞的,臭的」(smelly) — 這意思迄今仍存在。到了大約 2000 年,英國年輕人開始更廣義地使用 minging 來表示 disgusting 的意思,但它還意為「醜的」,而且跟同義字 stinking 的字義發展一樣,minging 現在也有「酩酊大醉的,爛醉如泥的」意思,如 He’d only had two beers and he was minging. (他只喝了兩杯啤酒就爛醉如泥)。

與 minging 同時出現的是 minger,這是一個十分傷人的字眼,通常意為「(名詞) 長相難看、醜不拉嘰的人;醜八怪」(ugly person)。如果你不怕被打得鼻青眼腫,或是皮在癢,不被海扁一頓,無法通體舒暢,那麼你不妨當著某位男士的面前說他的女友是個 minger,保證讓你如願以償。

將本文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