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wo o'clock 中的 o' 是什麼的縮寫呢? 另外,字前後的撇號 (如 'cause, goin') 又代表什麼呢?

A:撇號的英文叫做 apostrophe,中文又叫做所有格符號 (如 This is John’s house.) 或省略符號 (如 She isn’t a boy.)。問題中的撇號顯然是省略符號。

顧名思義,省略符號就是用來表示一個字中若干字母被省略了,如 we’re 中的省略符號是代表 a 被省略了,因為 we’re 是 we are 的縮略,而 don’t 中的省略符號是代表 o 被省略了,因為 don’t 是 do not 的縮略。那麼 two o’clock 中的省略符號又代表什麼字母被省略了呢? two o’clock 的完整寫法是 two of the clock,所以省略符號是代表 “(o)f the” 被省略了。然而,two of the clock 是古早以前的寫法或說法,現代英語早已不用了,而是使用現在大家所熟悉的 It’s two o’clock. 這樣的寫法或說法。

至於 ’cause 和 goin’ 中的省略符號,它們分別代表 be 和 g,換言之,’cause 和 goin’ 分別是 because 和 going 的縮略。事實上,這些縮略字大多出現在英文歌詞中,儘管被省略的字母代表說話或唱歌時那些字實際的發音,但它們皆被視為錯誤的英語。

然而,現今英文歌詞中有許多字被寫成這樣,而在一些引句中,有時要求必須盡可能正確無誤地重現被引述者的發音,那麼也會出現這樣的寫法。因此,這種縮略字已成為英文某些應用領域的特色。下列為其中若干常見的縮略字:

going → goin’、singing → singin’、dreaming → dreamin’、just → jus’、them → ’em、him → ‘im、about → ’bout

Q:省略符號 (…) 與其左右字母之間有沒有空格呢?

A:有。當你在引用文句或想省略一些字時,省略符號 (ellipsis) ( … ) 是個非常便利的工具。省略符號是由三個點 (句點) 所構成。所有文體和寫作指南均一致表示,省略符號與其左右兩邊的字母或其他標點符號之間須有空格。這是因為省略符號被視為一個由三個字母所構成的字,其與左邊或右邊的字,是個別的字,字與字之間當然要空一格。例如:

  • Autonomy aims to increase students’ awareness of … and evaluation of the learning process and products. (自治旨在增進學生對學習過程與學習成果的認識…和評估)

如果省略是出現在句尾,若干文體和寫作指南特別指出,省略符號連同句點總共要有四個點,即 ….。不過,大多數指南對此問題皆未有所著墨。例如:

  • It’s high time …. (正是…的時候)

省略符號亦可用來表示句子走文的停頓,這在引句中特別有用。例如:

  • John thought and thought … and then thought some more. (約翰想了又想…然後又想了想)
  • “I’m wondering …” John said, bemused. (約翰困惑地說,「我想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少數指南認為省略符號的三個點之間還要有空格,即 . . .,但這種寫法非常罕見。此外,新聞英語對於省略符號與其左右兩邊的字母之間幾乎都不用空格。

最後,ellipsis 的複數為 ellipses (如果有人問起的話),其中 -sis 發短音,-ses 發長音。

簡訊時代解放英語 拼寫改革掀論戰

簡訊文字當道,在英文世界亦復如此,許多英文字的拼寫被省略或改變,引起衛道人士擔憂,但英國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語音學教授約翰.威爾斯 (John Wells) 認為,簡訊、電郵和網路聊天室的流行用語正好指出讓英語「進步」的途徑。

威爾斯也是英國「拼寫會社」(Spelling Society) 的會長,該協會近年來提倡拼寫改革以「解放」英語。

威爾斯認為,這種改革是必要的,因為英國現行教育體系強迫兒童學習不規則的文字拼寫以及如何使用省略符號 (apostrophe),已經對兒童的學習造成障礙。

照威爾斯的看法,英語拼寫的改變不足為慮。他說:「不用擔心有人把 you 拼成 u,把 your 和 you’re 都拼成 ur,或是把 whose 和 who’s 都拼成 whos,也不該繼續強調分辨 their、there 和 they’re 的能力,人生中有其他更重要的事。」

威爾斯說,學習芬蘭語的人一旦學會了字母,就知道如何拼寫芬蘭文字,義大利語和西班牙語也是一樣,但英語卻不遵循這種語音學規則,它存在太多的不規則拼寫,反而對兒童的學習造成阻礙,因為兒童花太多時間在學習拼字,以致其他該學習的事物受到忽略。

威爾斯還說,使用省略符號一樣浪費時間,與其使用省略符號,可以乾脆不用-例如 it’s 可以變成 its,或是留一個空間─例如把 we’ll 變成 we ll,「讓我們給人照邏輯拼字的更大空間,並放棄用正確拼寫來評斷一個人是否受過教育的盲目虛榮。」

威爾斯的主張立刻引來不同看法。「全國教授英語協會」的麥克內利說:「語言自然會改變,簡訊和新傳媒都會帶來影響,但語言正統人士不該這麼快就豎起白旗。」

語言專家希格頓女士則表示,威爾斯主張英語拼寫應完全本諸語音學,問題出在各地發音不同,要根據誰的發音? 她質疑說,例如 think 是否應照一般人的發音繼續如此拼寫,或是照倫敦東端人的發音拼寫為 fink,還是照愛爾蘭人的發音拼寫為 tink?

威爾斯「改革」六主張

按照威爾斯的主張,英語拼寫應進行的改變有以下數端:

一是「短母音」:如果前面的母音是短母音就去掉最後的 e,例如 give 變成 giv;

二是「雙子音」:如果前面的母音是短母音,後面的子音從單變成雙,例如 river 變成 rivver,model 變成 moddel;

三是「danger 和 anger」的分辨。如果在 n 後面的 g 發聲是軟音,則以 j 取代,所以 danger 變成 danjer;如果在 n 後面的 g 是硬音,則 g 從單變成雙,所以 anger 變成 angger;

四是「their、there 和 they’re」的分辨:威爾斯認為這三個字發音相同,其意義也不太可能被誤解,所以三個字都可拼寫成「there」;

五是「擁抱美國式發音」:威爾斯指出,很多英國人早已學美國人把 practice 拼寫成 practise,美國人把 organise 的 s 換成 z,在英國也被接受。

威爾斯最後一項主張是廢除省略符號。(中國時報/200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