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縮略 根本不是新玩意

【前言】

有人說,簡訊族是一群蹂躪摧毀語言的野蠻人,也有人主張簡訊是讓語言逐步演化的交流方式;有人認為簡訊是文盲用的文體,為了掩飾閱讀困難症、拼字爛和懶得用大腦等毛病,也有人斷定,簡訊不但不會妨礙讀寫能力,還能提升讀寫水平。我們好像有麻煩了。有哪種語言學的現象,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下子激起眾人這麼大的好奇、懷疑、恐懼、困惑、反感、迷戀、興奮,和熱情?

首字母縮略

簡訊第二項最顯著的特色,大概就是把字簡化到只用第一個字母 — 也就是所謂的「首字母縮略」(initialism)。首字母縮寫在 NATO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BBC (英國廣播公司) 等專有名詞很常見。我們通常都稱之為「字首縮寫」(acronym,不過,有些人認為這是專指可以讀成一個單字的字,比如說 NATO;至於 BBC 這類必須將各個字母單獨念出的,則稱為「拼音文字」〔alphabetism〕)。不過發簡訊 (一如其他透過電腦的傳播方式,例如網路即時通訊) 時,通常是把日常生活用語簡化為起首字母,而非專有名詞。以下對照表中,我是以大寫字體說明,但其實大小寫都通用。

首字母的用法包括:

代表單一字彙:

N no (不)
G grin (笑)
Q queue (排隊)
W with (和)
Y yes (是)

代表複合字彙:

GF girlfriend (女友)
DL download (下載)
W/E weekend (週末)

代表片語:

CWOT complete waste of time (完全是浪費時間)
FTF face to face (面對面)
NP no problem (沒問題)
AML all my love (全心全意愛你)

代表省略句或完整句子:

JK Just kidding (開玩笑啦)
DK Don’t know (不知道)
CMB Call me back (回我電話)
SWDYT So what do you think? (那你覺得怎樣?)
MMYT Mail me your thoughts (寫信告訴我你的看法)

代表爭論勸說句:

OMG Oh my God! (我的天啊!)
AB Ah bless! (唉我的天!)
YYSSW Yeah, yeah, sure, sure, whatever! (是啊是啊,當然當然,管他的!)

對於手機簡訊中使用首字母縮略,一般大眾的態度就跟對語標符號、表情符號一樣,往往高估其使用範圍和頻率。其實,被一而再、再而三拿來用的,只有LOL (laughing out loud,大笑;或 lots of love,很愛很愛) 等少數幾種而已。絕大多數的用意都是要炫耀打簡訊的人是這個遊戲的箇中高手,就跟第二章提到的ROTFL (笑到滿地打滾) 那一系列句子一樣。

首字母縮略的例子,也跟語標符號一樣,也許例子是新的,但過程一點也不新。幾百年來,人類就不斷在把常用詞縮減為第一個字母。拉丁文 pm (post meridiem,過中午),於1666年首度記載於英文文獻中;NB (拉丁文nota bene,注意) 則於1673年亮相。IOU (I owe you,借據) 從1618年開始使用。到了19世紀,出現了RIP (rest in peace,安息吧),ND (no date,日期不詳)。20世紀初期,我們又有了 AWOL (absent without leave,擅離職守),NBG (no bloody good,鳥透了) 和 SWALK (sealed with a loving kiss,以吻封箋)。到了20世紀中葉,冒出來的新字包括 ETA (estimated time of arrival,預計抵達時間),SNAFU (situation normal, all fouled/fucked up,天翻地覆),AKA (also known as,亦稱),還有名噪一時的 BBC 廣播喜劇《又是那個人》(It’s That Man Again,一般都直接稱 ITMA) 中,倫敦東區的清潔婦茉普太太 (Mrs Mopp) 老愛掛在嘴邊的 TTFN (ta-ta for now,回頭見)。小時候到我家的人都超愛講這個字。

這類例子不勝枚舉:FYI (for your information,供你參考),ASAP (as soon as possible,盡快),MD (doctor of medicine,醫學博士;或 managing director,總裁),NA (not applicable,不適用)…在某些特定領域中,首字母縮略也會派上用場,諸如 VGC (very good condition,用於文物鑑定,指「品相非常良好」),LBW (leg before wicket,板球用語,意指腿碰球犯規出局),ERA (earned run average,棒球術語,指投手的自責分率),C/O (care of,郵務用語,指由某人轉交),H&C (hot and cold,膳宿用詞,指冷熱水),APR (annual percentage rate,經濟學用語,指年利率),還有NNE (north-north-east,地理用語,指北北東)。有的首字母縮略因為眾所周知,大家反倒忘了原來的詞 (如 CD、DVD、AIDS),可能也講不出這些字母原本是代表哪些字,像laser (雷射) 就是一例 (light amplification by the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通過受激輻射線的放射達到光的放大)。

這些用法早已根深柢固,因而變成了語言遊戲的題材。傳說英國作家渥夫 (Evelyn Waugh) 的經紀人曾安排他上廣播節目,但通告費非常微薄。渥夫回覆道:

BBC. LSD. NBG. EW.
BBC。給的錢。鳥透了。渥夫上。
(致各位新新人類讀者,LSD = pounds, shillings, pence〔英鎊、先令、便士〕)

有個遊戲叫做 t’ing in i,玩家都要講每個字的第一個字母,才能贏其他人 — 例如 She’s a v p g (very pretty girl,她是個大美女),I’ve put the m in the f (meat in the fridge,我把肉放進冰箱)。有時候首字母縮略會拿來唬人。我就聽說有家長跟狗主人會使用首字母幫忙,免得小孩或狗聽出「該上床睡覺」或「出去散步」等敏感字眼。編撰字典的英國語文學家帕特里奇 (Eric Partridge) 就發現,黑幫常用的切口中,就包括許多首字母縮略語。

以首字母縮略法發簡訊不是新鮮事,畢竟大家說寫這些縮寫的時間都夠久了。如果以上的例子還不足以說服你,那不妨從你身上來談吧。你的身分不重要 (e.g. HRH or QC, MC or PA, VIP or OAP, IT specialist with a VG IQ,例如,王公貴族或王室法律顧問、美國眾議員或檢察官、重要人物或退休人員、智商高人一等的資訊科技專家),你在做什麼也不重要 (sitting in your PJs drinking OJ or a G&T, in a car bought on HP doing 70 mph,穿著睡衣褲,邊喝著柳橙汁或琴酒加通寧水,坐在分期付款買來的車裡,時速飆到70哩),如果你看到簡訊族打 LOL 或 CMB,也不必高喊 SOS。

附註:這些沿用多年的首字母縮略語,也都被簡訊族採用。

(本文轉載自約翰.伯格新書《夠了》,中文譯本由早安財經出版)

加國家長 擔心火星文有礙孩子寫作

教育部電子報引用加拿大的調查指出,時下年輕人愛用新一代流行用語 (火星文)和簡寫方式發電郵、傳簡訊 (如 C U 2nite,意即今晚見你 — See you tonight),許多家長認為這樣的書寫方式有礙小孩發揮正確的寫作能力。

最近Norton電腦防毒軟體製造商Symantec就網際網路對12個國家的影響所發表的研究報告,得到上述結論。

Symantec發言人Rhonda Shantz說,新科技對寫作技巧有什麼影響,可能要等到簡訊 e 世代上了大專,才看得出端倪。

根據Symantec研究,78%的加拿大家長認為,孩子發電郵、傳簡訊、寫網誌,都不能發展好的寫作技巧。在美國,77%的父母有同感,在印度和法國,則有66%家長有同樣看法。(綜合報導/2009-03-30)

Cyber-bullying (網路霸凌)

「網路霸凌」意指施暴者利用電腦網路上傳影片、手機簡訊、網路貼文等方式,將訊息快速蔓延,使受暴者遭受歧視、恥笑等遭遇,已成為新興校園問題。 交通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周倩表示,「霸凌」(bullying) 指青少年利用身體、族群優勢,在校園或青少年族群中的強凌弱行為,包括肢體暴力、言語辱罵等形式,受暴者多數為體型弱小、不善言詞的青少年,被霸凌後對其日後人格發展會產生重大影響。

「網路霸凌」則是利用電子郵件、網路即時通、聊天室等現在網路科技進化的霸凌行為,又稱為「電子霸凌」、「簡訊霸凌」、「數位霸凌」或「線上霸凌」,與傳統霸凌行為不同的是,受暴者只要熟悉網路科技的使用方式,也能輕易用同一方式對施暴者展開反擊,成為網路霸凌施暴者。 常見的網路霸凌行為包括對特定人以充滿歧視性的批評、令人難堪的言語貼文攻擊;以移花接木的圖樣、個人秘密照片或充滿性暗示的貼圖攻擊;以手機簡訊、電子郵件散佈不實訊息,對特定人或特定人身邊的親友進行騷擾攻擊。 周倩表示,網路霸凌受害者往往選擇沈默,建議老師、家長主動學習網路溝通工具的使用方式,並以愛心、關心協助青少年解決問題。(中央社)

註:這個字現在大多寫成 cyberbullying,亦即沒有中間的連字號

459=我愛你 數字簡訊暴紅

新一代「數字火星文」已融入日常英文,最近年輕人風行以數字簡訊代替文字,英國辭典編纂學者葛林表示,看似無意義的數字,已成為因電腦、手機等科技而衍生的俚語。

459 代表「I love you 我愛你」,因為手機數字鍵盤的 4、5、9 分別可以打出I、L、Y等字母;143 也是「我愛你」,因為這三個英文單字分別有 1、4、3 個字母;404 就不妙了,因為 Http 404 是上網常見的錯誤代號,代表「網頁錯誤」或「此網頁已遭刪除」,英國年輕人用 404 暗示對方愚蠢。

倫敦公共交通工具使用的 Oyster 悠遊卡也成為新式火星文的靈感,餘額不足的代號 35,意指「破產」;11 表示悠遊卡過期,也就成了「太落伍」 的代名詞。

用數字取代文字,是因為年輕人喜歡用最快的方式打簡訊,但澳洲研究顯示,快速打成的火星文跟完整的簡訊相比,通常會讓收信人多花一倍時間來解讀。(綜合外電報導/2008-12-13)

簡訊時代解放英語 拼寫改革掀論戰

簡訊文字當道,在英文世界亦復如此,許多英文字的拼寫被省略或改變,引起衛道人士擔憂,但英國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語音學教授約翰.威爾斯 (John Wells) 認為,簡訊、電郵和網路聊天室的流行用語正好指出讓英語「進步」的途徑。

威爾斯也是英國「拼寫會社」(Spelling Society) 的會長,該協會近年來提倡拼寫改革以「解放」英語。

威爾斯認為,這種改革是必要的,因為英國現行教育體系強迫兒童學習不規則的文字拼寫以及如何使用省略符號 (apostrophe),已經對兒童的學習造成障礙。

照威爾斯的看法,英語拼寫的改變不足為慮。他說:「不用擔心有人把 you 拼成 u,把 your 和 you’re 都拼成 ur,或是把 whose 和 who’s 都拼成 whos,也不該繼續強調分辨 their、there 和 they’re 的能力,人生中有其他更重要的事。」

威爾斯說,學習芬蘭語的人一旦學會了字母,就知道如何拼寫芬蘭文字,義大利語和西班牙語也是一樣,但英語卻不遵循這種語音學規則,它存在太多的不規則拼寫,反而對兒童的學習造成阻礙,因為兒童花太多時間在學習拼字,以致其他該學習的事物受到忽略。

威爾斯還說,使用省略符號一樣浪費時間,與其使用省略符號,可以乾脆不用-例如 it’s 可以變成 its,或是留一個空間─例如把 we’ll 變成 we ll,「讓我們給人照邏輯拼字的更大空間,並放棄用正確拼寫來評斷一個人是否受過教育的盲目虛榮。」

威爾斯的主張立刻引來不同看法。「全國教授英語協會」的麥克內利說:「語言自然會改變,簡訊和新傳媒都會帶來影響,但語言正統人士不該這麼快就豎起白旗。」

語言專家希格頓女士則表示,威爾斯主張英語拼寫應完全本諸語音學,問題出在各地發音不同,要根據誰的發音? 她質疑說,例如 think 是否應照一般人的發音繼續如此拼寫,或是照倫敦東端人的發音拼寫為 fink,還是照愛爾蘭人的發音拼寫為 tink?

威爾斯「改革」六主張

按照威爾斯的主張,英語拼寫應進行的改變有以下數端:

一是「短母音」:如果前面的母音是短母音就去掉最後的 e,例如 give 變成 giv;

二是「雙子音」:如果前面的母音是短母音,後面的子音從單變成雙,例如 river 變成 rivver,model 變成 moddel;

三是「danger 和 anger」的分辨。如果在 n 後面的 g 發聲是軟音,則以 j 取代,所以 danger 變成 danjer;如果在 n 後面的 g 是硬音,則 g 從單變成雙,所以 anger 變成 angger;

四是「their、there 和 they’re」的分辨:威爾斯認為這三個字發音相同,其意義也不太可能被誤解,所以三個字都可拼寫成「there」;

五是「擁抱美國式發音」:威爾斯指出,很多英國人早已學美國人把 practice 拼寫成 practise,美國人把 organise 的 s 換成 z,在英國也被接受。

威爾斯最後一項主張是廢除省略符號。(中國時報/2008-09-10)